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八话 在键盘上舞蹈(1 / 2)



为什么我会说出那种话呢。



学年末舞会当天。



爱洲学院的体育馆被装饰得如同高级酒店的派对现场一样豪华。



身着白色晚礼服的我在剧场后台等待着。



「二年级的各位,晚上好。今晚就是大家期待已久的学年末舞会」



现在正在舞台上演讲的人是广渡星罗。



在学生会长的开幕致辞中,穿着礼服和燕尾服的2年级学生们显得格外兴奋。



派对气氛华丽。



不过,我实在是没有心情享受这场盛宴。



心里满是后悔。



在读坂乐园,我对梓说“你是在看不起我”……。



(但那怎么可能)



那天的我真是糟透了。



在头脑冷静之后,我明白的。



我是因为看到泳池里和梓像恋人一样和睦的键坂之后,对他感到嫉妒了。



所以才会对好朋友说了难听的话……。



当然我第二天是想在学校向梓道歉的,



「……」



——但要是梓不原谅我的话?



就可能再也做不回朋友了。



只是想到这些就害怕得踌躇不前,甚至连开口和她说话都做不到……。



「那么,派对即将正式开始。在此之前,先享受一场华丽的助兴表演吧」



听到会长的话,我不禁打了个寒战。



在那之后,我必须得弹钢琴。



绝对不能失败。



友利梓和风见千冬吵架了。



这样的传闻好像已经在学院里传开了。



如果在这里演奏出现失误的话,就会被人认为是因为和梓吵架了才状态不佳的。



(我不介意因自己出现失误而被责备或嘲笑)



就算因此我会像小时候那样被捉弄被欺凌也无所谓。



全都是我自作自受。



但,梓一定会很担心的。



(……唯独这个我无法忍受)



本来就已经用过分的话伤害了梓并且还没有道歉,怎么能继续给她添麻烦呢!



所以今晚绝对不能失败!



刚才前辈还都鼓励我了……。



「诶——」



然而,就在我准备走向舞台上的三角钢琴开始演奏时,却愣住了。



会场里的学生们也是如此。



从我所在的方向相反的幕布后面出现在舞台上的,是身着燕尾服的键坂君孝。



他的右手上拿着小提琴。



「本来助兴表演的内容原计划只有钢琴的,但直到最后,键坂同学才勉强同意上场演奏」



会长单手拿着麦克风说明情况,但会场里明显一片嘈杂。



「为什么键坂他?」



「听说我们的理事长喜欢音乐……」



「可没听说过那家伙会拉小提琴啊?」



「难不成又是动用了家里的关系?」



「只是为了在友利面前耍帅什么的?」



因为键坂成为了梓的搭档,很多学生对他心生反感。



我听说那帮学生在内部帖子上写满了对他的坏话。



(我倒是没那么做)



但我确实和大家一样,对键坂感到嫉妒——。



「!?」



原本嘈杂的会场归于安静。



键坂刚开始拉小提琴,空气就像被施了魔法一样为之一变。



(这是,什么?)



响彻与学年末舞会之夜的,单纯又美丽的旋律。



曲目是巴赫的《G弦上的咏叹调》。



这是一首众所周知的名曲——。



「……好美」



如此优美流畅的演奏,令人感叹不已。



穿着燕尾服拉着小提琴的键坂君孝。



和平时无精打采的样子不同,舞台上的他闪闪发光。



甚至不输给身着黑色礼服迷住了全体学生的会长。



超一流的演奏。



从观众的反应中就可以看出来。刚才还对键坂持否定态度的学生们,也被他演奏的旋律所俘虏了。



键坂的演奏就是如此精彩。



(……好强!)



虽然不是一种乐器,但我从记事起就开始弹钢琴了。



所以我明白。



这样的演奏光靠才能是无法实现的。



如果没有超乎想象的练习量是绝对无法达到的。



就像钻石原石经过无数次的切割,最终才会变成美丽的宝石一样——。



字面意思上的,努力的结晶。



「——」



演奏结束的瞬间,就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



键坂的小提琴是如此的惊人,让人几乎忘了站在舞台上的是一个只会招人反感的问题学生。



「这是最棒的演奏」



站在键坂旁的会长用麦克风表示赞赏。



「真的非常精彩——诶?」



突然,键坂打断了会长,在她耳边说了些什么。



会长一瞬间露出惊讶的表情,然后说道。



「知道了」



然后笑着把麦克风递给了键坂。



接着——。



「谢谢大家。听我这种人的演奏」



听到问题学生的这番话,全场一片惊愕。



……骗人的吧?



那个态度冷淡的,除了梓和谁都没有联系的键坂,居然在向大家道谢?



「我希望今晚能让学年末舞会热闹一点,让大家都开心一点,所以我就站在了这里」



键坂以非常认真的口吻继续说道。



「起初我没想要演奏的。



我——和在座的各位想的一样。是个阴角,毫无沟通能力,拒绝和任何人产生联系,对周围也很冷淡。



是个毫无疑问的人渣。



只要学习好就够了。为了自己的将来只要能进入好大学就够了。其他人怎么样都无所谓。我一直只想着这样自私的事情。



朋友什么的不需要。



高中生活无聊透顶。



我一直,是那么想的……」



语气毫不含糊,简直就像是练习了很多次似的。



大概是刚才演奏(魔法)的效果还在持续,会场里的一百名以上的学生认真听着键坂说话。



「但,我有些改变——不,是有个人让我改变了。



友利梓。



她和我这种不讨喜的问题学生成为了朋友。



然后,随着和友利一起度过每一天——我意识到了。



和同龄的朋友一起度过的高中生活(每一天),原来是如此的开心。



——所以。



我有句话一定要告诉友利」



舞台上。



键坂堂堂正正地挺起胸膛,真挚地将想要说的话对着麦克风说了出来。



「我喜欢友利梓你」



表白。



学院第一问题学生说出的这句话,让全场陷入沉寂。



「和我交往吧。



等学年末舞会结束后再回应我也没关系。



我会一直等着你。



我真的很喜欢改变了我的友利」



至此,键坂的演讲结束了。



将麦克风还给会长的他刚离开舞台之后——会场便爆发出一阵骚动。



「骗人的吧!?」



「在学年末舞会的舞台上表白!」



「键坂那家伙搞什么啊!耍什么帅啊!」



「不过,刚刚的表白……还不赖吧?」



「嗯,嗯!充满了感情……而且之前的演奏也很棒……!」



「那家伙真的是我们熟知的键坂吗?」



「还是第一次看见键坂那么认真的表情……」



「居然为了让我们开心而拉小提琴……!」



「就像刚才表白时说的,梓酱改变了键坂啊!」



「莫非他们俩真的会交往?」



「那今晚他俩可能会一起跳舞了……!」



学生们的声音此起彼伏。



虽然在剧场后台的我看不到会场全貌。



也无法确认应该在舞台下的梓现在是什么样的表情——。



(……但肯定会交往的)



只有我知道。



梓一直很喜欢键坂的。



所以肯定会同意表白的。



那样的话……。



「……」



我的事不就完全无所谓了吗?



突然降临的恶魔般的想法,让我止不住颤抖。



她一直喜欢的男生要和她成为恋人了。



大概就会对跟我和好失去兴趣了吧。



说不定梓还会因为我讨厌键坂,主动和我保持距离呢。



那样的话。



就算我再怎么道歉,也不可能和好了……!



「呵呵。预料之外的惊喜呢。那么,接下来就是钢琴时间」



台上会长的话让我毛骨悚然。



演奏和告白过于震撼,以至于我完全忘记了自己还要弹钢琴。



现场的大家也肯定一样。



满脑子都是键坂了。



我的心里本来就乱糟糟的,还想在这样的气氛下成功演奏什么的,就算是神明也一定做不到……!



「千冬」



突然有人从后面叫我。



回头一看,站在幕布后的是身着红色礼服的友利梓。



「……梓?为什么会在这里?」



「担心千冬你有没有在紧张。那样的话,一起来弹一曲钢琴吧?」



「诶!?」



「以前不经常一起联弹嘛。如果紧张到一个人弹不了,我们就来表演那个吧?一定会很热闹的」



像阳光一样灿烂的微笑。



当我看到梓完美地穿上鲜红的礼服,想要帮助我的那一瞬间,我就明白了。



(啊)



今晚就是最后了。



梓应该也记得我在泳池边说的话。



——只有我受到帮助,你却一点都不依赖我!



那丑陋的情感即使现在想起来也都觉得恶心。



尽管如此她今晚还是来帮我了——也就是说,肯定是最后一次了。



作为友情关系的清算,友利梓打算帮助风见千冬。



在那之后将不会和我。



而是会接受刚才的表白,和键坂一起走下去……。



「——知道了」



我用尽仅有的一点自尊心,点了点头。



虽然眼泪随时都要掉下来,但我拼命忍耐住了。



(……不要哭!这全是自作自受!是我不好……!)



我拼命在心里这么说道,却觉得自己实在是悲惨。



好朋友要和自己最讨厌的男生交往了。



甚至现在还要去仰仗曾经拒绝过一次的好朋友的帮助。



肯定没法再做回朋友了。



心情差到想死。



但——这或许正适合现在的我。



这是对伤害了总是在帮助我的梓的惩罚。



(今晚演奏结束之后)



就再也不要靠近梓了吧。



心里下定了这样的决心,我和好友一起走上了舞台。



#



「开始了吗」



从剧场后台回到台下的我这么自言自语道。



和千冬一起出现在舞台上的友利的身影又让会场一片哗然。



然后——演奏开始了。



联弹。



风见千冬和友利梓的合奏。



两人的指尖在黑白琴键上翩翩起舞。



——明明吵了架,却还在一起联弹吗?



在会场的所有学生大概都会这么想吧。



但他们的疑虑很快就烟消云散了。



几乎没有人注意到,刚刚结束告白的我已经从剧场后台回到了舞台下面。



她俩的演奏就是如此地精彩。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曲目。



没准是过去她俩原创的作品。



即便如此,在舞台上弹奏的人的技艺之高超还是非常鲜明的。



让人不由得听入迷了的默契旋律。



「好强」



「我说,风见钢琴那么厉害吗……?」



「蠢!你从外边考进来的吗?居然都不知道风见过去的外号」



「『钢琴界的神童』。作为音乐世家的纯种马,初二之前经常取得全国比赛的第一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