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三章 放送(1 / 2)



拍摄期间一般会伴随着连续剧第一集的播出,虽然也有拍摄日程的因素在里面,但像这样及时根据观众的反响来做出调整也是一大很重要的原因。



我们出演的作品——『初恋的季节』也不例外。



第一集的播出时间定在了我们第四集的拍摄期间。



拍摄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时间转眼就来到了正式播出的前一周,各个地方都繁忙了起来。每天都有公开的花絮被放在官方SNS号上,以此来作为倒计时预热。为了节目宣传而参加录制的综艺节目也即将迎来播出。



来自网络上的新闻也数不胜数,SNS上关于作品的留言也愈来愈多。不仅如此,我们剧组在平常拍摄的过程中也加入了相应的节目宣传。总而言之就是比平常要忙得多。



「很抱歉打扰了你们休息,能请二位在这些官方奖品上面签个名吗,它们会被用在官方的抽选活动上」



那天也是拍摄刚告一段落,就收到了来自工作人员给的官方周边。当时是想要委托我们两个在5个原装的手提包上签名。



一回到后台,玲奈就马上拿出记号笔开始签名。



我对她能毫不犹豫地落笔感到钦佩。



「玲奈对这种事也相当习惯了啊」



「嗯,毕竟干这行的,签名是必不可少的,早就已经习惯了」



「真厉害啊。因为至今为止也不太会有人要我的签名,也就没有特意准备像玲奈这样帅气的签名」



「这么说来,确实没怎么见过海斗的签名呢。是什么样的呀?」



「等等哦,我写在纸上」



我随手拿了一张不要的纸,将我的签名写在背面,拿给玲奈看。和玲奈一手漂亮的连笔罗马字不同,我只是让名字尽可能地看起来像签名。但玲奈却认可似的点了点头,露出了笑容。



「这看上去不是很好嘛。没有什么问题哦,我觉得就这样可以了」



「是吗……?」



「能把字写得漂亮就足够了哦。签得潦潦草草的也大有人在」



「啊哈哈……那么就这样写吧」



过了五分钟,在玲奈签完所有的特典后,我才从她手里接过笔开始签名。这个手提包是布制的,所以相较于纸面很是凹凸不平,下笔需要十分小心谨慎。



「啊~~~哈」



一旁的玲奈轻轻地打了个哈欠。



仔细一看,她的眼睛似乎有些泛红。见她擦了擦眼,我不由得发问。



「那个……玲奈是不是没睡好啊?」



仿佛是由于疏忽大意而暴露了真实的一面,玲奈突然面红耳赤地看向了我。



「啊……嗯」



「嘛,说起来最近不管是拍摄还是节目宣传都很忙。诶?昨天不是放假么……莫非你有其他的工作么?」



「没、没有哦。昨天没有工作,一放学我就回家放松了」



「诶?那是怎么回事呢?」



「那个……该怎么说呢,就是那个……我找了一本很有意思的漫画看……」



玲奈有些难以启齿地嘟囔着。



我听后不知为何感到了一丝无奈。



「你不会看到了深夜吧?」



「没、没办法啊!这漫画真的真的很有意思!」



「呼呼、玲奈也有这样的一面啊。总觉得很可爱诶」



毕竟玲奈一直是个把工作放第一位、职业觉悟也很高的女孩子。这样的她在拍摄的前一天熬夜看漫画属实是让我感到有些意外。



「那是什么类型的漫画?」



「是少女漫画哦」



「少女漫画啊……我不怎么看呢。如果方便的话,下次可以借我看看吗?」



「当然可以。下次我拿给你」



趁着说话的空档,我也顺利完成了签名。尽管字迹还是有些不尽人意,但应该问题不大。



我将手提包重新放进纸板箱里,随后站了起来。



「既然都搞定了,那我去拿给工作人员了」



「啊,我也要去」



「我一个人送过去就好,玲奈就在这里等着吧」



「……好吧。谢谢你,海斗」



我离开后台,朝着拍摄现场走去,将纸板箱转交给工作人员后,还和留在现场的其他共演者聊了一会,之后才回到后台。



「我回来了——」



将门打开后的光景让我吓了一跳。



玲奈正趴在桌上熟睡着。



是睡眠不足而无法忍受困意所导致的么,可爱的鼾声不断传来,毫无防备的睡颜也赤裸裸地呈现在我眼前。



「那个……该怎么办呢」



这狭小空间里只有我和玲奈两个人。



如果有想法的话,岂不是能随心所欲地对玲奈做任何事。



意识到这一点的我,心脏开始怦怦直跳。



总之,我保持相对安静地坐回到椅子上,翻开手中的剧本看了起来。但是,无论如何都会在意起一旁熟睡的玲奈,以至于剧本上的文字一个也没进入我的脑海。我看着玲奈那天真无邪的睡颜,拼命保持着自己的理性。



二十分钟后,有希小姐敲响了后台的门,将我从煎熬中解救了出来。



「天野君,水泽同学,等会有工作人员要过来。说是要拍摄节目宣传要用的30秒评语」



「啊、我知道了」



「诶?该不会,水泽同学在睡觉吧?」



「应该是有些睡眠不足吧,我现在就把她叫起来」



跟有希小姐说完,我就轻轻摇了摇玲奈的肩膀,看样子是没有要醒来的意思。说起来,以前也是这种感觉,不管怎么叫都叫不起来。



那个时候,为了早上一起去上学,我就会跑到玲奈的屋子里把爱睡懒觉的她叫起来。可能是看到了过去的玲奈的身影,我像以前叫醒她那样,用手指戳了戳她柔软的脸颊。



「啊,发生什么事了?」



于是,玲奈醒了。



像是还没睡醒一般,玲奈张望着四周,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神情。



「玲奈,你在我这里睡着了哦。熬夜也要适度啊」



「诶?是、是么?」



「现在要去拍摄节目宣传用的评语,快走吧」



「啊、嗯……」



玲奈点点头便站了起来。不知为何,她的脸颊上泛起了一层红晕。我们跟在有希小姐后面走的时候,玲奈朝我靠了过来,在我耳边低语。



「海斗……睡、睡觉的时候就我和你两个人么?」



「哈?嗯,是的……」



「那、那你没有做奇怪的事吧?」



「怎、怎么可能会做啊!我可是连你一根手指头都没碰哦!而且,你这样说的话,那前几天不也一样」



我说到这里便打消了说下去的念头。在水泽旅馆一起睡在一个房间里是我们两个的秘密,就连有希小姐和花梨小姐也以为我是一个人睡在了客房。



不过,玲奈好像只听到了这些,她红着脸小声说道。



「那……那个时候,我其实一直都是醒着的,所以海斗做没做我是知道的哦」



「什么?玲奈,你没睡啊?」



「别、别误会了!我其实是想睡的,但心里很紧张,根本睡不着……」



「我也一样。果然睡觉还是要找个安逸点的地方比较好哦」



即便我们是青梅竹马,但八年前和现在的我们也截然不同了。彼此间都到了会意识到对方是异性的年龄,更别提玲奈已经成长为意想不到的美少女。



「这个事先放一放!海斗,你不是说连我的一根手指头都没碰么……刚刚不是还用手戳我嘛?」



玲奈把话题拉了回来,鼓起脸颊盯着我。



我慌忙地向她道歉。



「那、那是我的问题,对不起,你生气了么?」



「不不,我并不讨厌被海斗触碰……那个,感觉并不坏……」



玲奈低着头小声嘟囔,听到这句话的我也感到很羞耻。一股尴尬的气氛萦绕在我们周围。



走在前面的有希小姐笑眯眯地听着我们的对话。



*



几天后的午休。



我们像平常那样两个人对读剧本。



由于今天下雨的缘故,天台也就不能去了,只好找空教室来代替。演艺科的校舍和普通科的校舍是分开的,相比起人数,我们的校舍就显得很大,自然也就会有多的教室空出来。我们很快便找到了可以使用的教室。



练习二十分钟后,就到了吃饭时间。



这个时候,玲奈从包里拿出一个纸袋交给了我。



「对了海斗,昨天说的漫画我拿来了哦。因为我不清楚这个对不对你胃口,总之要看的话就先看前3本吧」



「谢谢!我一会就看哦」



我不胜感激地接过纸袋,将它放在一旁后我们便开始各自吃饭了。和往常一样,我拿出了自己的便当,突然我注意到玲奈掏出的便利店沙拉与往常不同,这次的分量少得可怜。见状,我开口询问道。



「玲奈今天就吃这些么?」



「嗯。不是没什么食欲……对,不是那回事!只是现在在减肥哦」



「减肥?」



「你想,下个月不是还有海边的拍摄么,所以要是不先准备的话,就不能好好穿泳装了」



「原来如此……你也真不容易啊」



的确,我经常看见一些女演员只吃沙拉,但眼前的这个少女和减肥二字根本就毫不相关嘛。我思考得正入神,完全没留意到自己已经盯着玲奈看了很久。



「怎、怎么了?被你一直盯着的话会很害羞……」



「啊,对不起……那个,我是觉得像你这么瘦柳扶风,身材也这么棒的人,居然要减肥么」



满脸通红的玲奈朝我捶了一拳。



「海、海斗你真的很坏心眼!每次都突然说这种话!」



「就算你不接受,那也没办法,因为大家大概都是这么想的吧。你应该要有这方面的自觉哦」



「是、是么……」



也许是真的下定决心在减肥吧,到头来玲奈连那份沙拉也没吃完,还剩了一点在了那里。平常玲奈的食量就和普通人无异,现在食量竟然变得这么少了。



回到教室后,我陷入了沉思。



(最近的玲奈在某些地方有些奇怪啊……)



不过,和班上同学交流的时候倒是和平时一样,在现场拍戏的时候,展现的也是平时那无可挑剔的演技。尽管如此,我还是感受到了一股违和感。



这种违和感愈发强烈起来是在下午的课堂上。



「那下道题,来黑板上解答一下。就水泽你吧」



「诶?好的」



被数学老师点到名的玲奈用视线慌慌张张地游走在黑板和教科书之间。之后感到抱歉地说



「不好意思……请问这个问题是什么?」



「你居然没听课?这还真是稀奇事。算了,邻座的松井帮一下吧」



「那个,在一百五十页,就是这个」



「谢、谢谢」



玲奈听后翻到了指定的那一页,就这样走上了黑板,拿起粉笔开始列出算式。即便是关于二元函数再深入一点的问题,她仍能行云流水地通过画图得出结果。



「没问题,是对的。不愧是好好学习的学生」



在老师表扬之后,玲奈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在我的印象里,玲奈是个优等生。即便是作为人气女演员,不管有多繁忙的工作日程,她都会以认真的态度来对待学习,从不在学业上摆烂的她就算因为工作请假也会通过自习把遗漏的知识拾起来,甚至会为了填补出勤天数而去写报告。



不仅如此,她还会利用起一切空闲时间来做定期的测试。就是这样一位勤勉认真的学生带动了我们演艺科的整体学习氛围。毕竟玲奈这么忙也能兼顾学习,一想到这里,班上的同学就比初中时更加刻苦地对待学习。



也正是如此,她没有上课听讲才会让人觉得奇怪。



落座后的玲奈也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我对此感到很是在意以至于上课也没办法集中注意力。



(果然,是有哪里不对劲……)



一件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不断堆积在脑海中让我很难不去在意。也正因为这样,我看不透玲奈到底在想什么。



「那个,花梨小姐。我想问下,最近的玲奈是不是有点奇怪?」



「嗯?玲奈同学么?」



放学后,在拍摄的休息时间里,我询问了花梨小姐。



花梨小姐似乎没有任何头绪,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我。



「你觉得有哪里奇怪的么?」



「不,我也真的只是凭直觉。花梨小姐不这么想吗?」



「嗯……根据我所了解的,她和平常没什么差别。在演戏上一如既往地出色,身体上也没有什么不适。硬要说的话,最近好像有点睡眠不足吧,没想到那孩子的自我管理意外地有点松懈呢」



「是吗?」



「啊,不过,我也可能了解得不够全面。你有注意到什么情况的话可以来告诉我,我会尽我所能,来帮助你的」



「我知道了,十分感谢」



我向花梨小姐道完谢便离开了。



也许是我想多了吧。



比起我,呆在玲奈身边更长的花梨小姐也说玲奈和平常别无二致。或许我是被什么奇怪的东西牵引了吧。这么想着的我回到房间,察觉到了来自玲奈的视线。



「天野君,你和我的经纪人聊了什么吗?」



可能是由于周围的人很多吧,玲奈用敬语温文尔雅地问。



「没说什么重要的事喔,只是一些关于事务性的事」



「是吗?」



「比起这个,工作人员刚刚和我说,官方的pv加长了很多。我也去看了,真的非常棒。明天也终于要迎来第一话的播出了」



「嗯,我也很期待哦」



「明天正好闲着没事做,得掐着点看放送了。水泽同学也这么打算么?」



「我当然是会实时观看的」



玲奈微笑着点了点头,我进一步询问道。



「有谁陪你看吗?我的话应该会和家里人一起吧」



「我是一个人住……所以大概会一个人在家看吧」



「啊,这样么」



玲奈的声音里似乎夹杂着些许寂寞。



可能是受了她影响,我下意识就说出了类似邀请的话。



「那么,可以的话,要不要一起看呢?」



语毕,玲奈睁大了眼睛向我这边凑来,用只有我能听到的声音呢喃道。



「真、真的?真的可以一起看吗?」



「啊……嗯。当然可以了,只要玲奈这边可以的话」



「那,那么就来我家怎么样?」



「好的,就这么办吧」



绽放出笑容的玲奈拉开了与我的距离。



「那就这么决定了!请把那天的时间留给我」



*



按照那天的约定,第二天一下课我就和玲奈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



仔细想想的话,像这样两个人一起走在街上还是头一回。一般我们要去现场的话,经纪人都会开车来学校门口接,所以私下底从没有过出来玩的经历。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玲奈已经完全变装了起来。



一顶针织帽戴在头上配合着口罩跟墨镜把脸部能遮的地方几乎全都掩盖住了,一不小心就会被人当成是可疑人员吧。但是,倒不如说是因为身材好得惊人,走在街上反而很醒目。



「好、好夸张的变装呢」



「我尝试了很多次变装,不做到这份上的话是会暴露的。不过有一次我也是针织帽、口罩和平光眼镜这一套组合,在去便利店的时候一下子就暴露了,事情也由此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哇……该说真不愧是你么,像我这样不化妆走在路上都不会有人来和我打招呼哦」



话是这样说,但我姑且也戴上了眼镜和口罩。不过就算我不变装的话也不会有人注意到我吧。毕竟又不是像玲奈那样是个有名气的人。



「你平时私下底也要这么打扮么」



「不会,这样做毕竟很麻烦,我平时也只要一个眼镜和口罩就行了。虽然被发现的时候经常会被拜托拍照和握手,但我对回应粉丝并不感到讨厌」



「说起来,之前也回应了很多粉丝呢」



「但是现在……你想,如果被看到就我们两个人走在街上的话会有很多麻烦事的」



正如玲奈所言。



水泽玲奈的绯闻应该是任意一家杂志社都梦寐以求的东西,如果和男的走在一起被看到的话估计就会被拿去大肆报道吧。就算是普通人在SNS上进行评论,也会引起相当大的骚动。



「嘛啊,就算对象是我,我觉得也不会有人相信就是了。就拿演员来说,我和你也是两个极端,更别提长相能帅到和你相称了」



我自嘲般地诉说出来。玲奈突然停下脚步,目不转睛地看着我。



「怎么了么,玲奈?」



「不,没什么……」



说是这么说,但明显能看出玲奈的眼神里透露着不满。



我战战兢兢地询问道。



「抱歉,我是不是说了什么让你不高兴的话?」



「并没有……只是,我讨厌海斗这么说自己」



「嗯?」



「海斗迄今为止有多努力,演技有多厉害,这些我都是知道的哦。只是现在还没有出名而已。我想,等这次作品播完之后,海斗一定会和我一样成为人气演员的」



「谢、谢谢你,玲奈」



没想到玲奈会直言不讳地说出这些话,着实打了我个措手不及。不过,玲奈能给予我这么高的评价也让我很开心。



这之后,我们在离学校最近的车站上了车。坐了三站的电车,在离玲奈公寓最近的车站下来了。



「那我们就走过去吧,一分钟就能到」



「好。对了,说起来今天晚饭想好吃什么了吗?」



「我想的是靠外卖解决一下……」



「对喔,玲奈不会做饭呢」



「诶?海斗很想吃我做的饭么」



我苦笑着摇摇头。



「没有的事,只是唤起了以前玲奈做黑暗料理的记忆,亲手做料理这种事还是算了吧……」



还记得,在我六岁生日的时候,玲奈干劲十足地霸占了厨房说要给我做一桌美味的佳肴。但真正当我吃了端出来的食物,太过冲击力的味道直接给我干出真伤,倒在了地上。



这是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所以就算玲奈说要自己做料理,也完全不能勾起我的兴趣。



玲奈的脸红到了耳根,不断地捶打我的胸口。



「为、为什么要记得这么羞耻的事情啊!海斗你个笨蛋!」



「纯属是因为这个给人的印象太深了吧」



「真是够了!这种事情还是赶紧忘掉吧!再说了,那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



「吼?难道说你现在会做饭了?」



「这个嘛,我想……大概和之前没什么区别……」



玲奈害羞地将视线移开。



随即我抛出了一个想法。



「虽然外卖也可以,但要是简单吃点的话,我来做怎么样?」



「嗯?海斗会做饭么?」



「总之不要太期待就是了……不过我觉得外卖肯定比我做的好吃多了……」



一旁的玲奈不知怎地突然神采焕发,猛地凑了过来。



「想吃想吃!我不挑的,什么都可以吃!」



「那我们去哪里买点食材吧」



「我家旁边就是超市,去那里买吧」



「那就去那边吧。话说回来,家里现在有什么食物吗?」



「不是我自夸哦,除了速冻食物,冰箱里应该空空如也」



「确实不值得你自夸……」



聊着聊着便到了玲奈居住的公寓。



本以为玲奈一个人住,会选小一点的公寓楼。但当耸立着的高级公寓楼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光是抬头看一眼这高耸入云的公寓楼,脖子都可能要抽筋了吧。



「太、太厉害了吧!玲奈,你住在这种地方?」



「这个地方也不是我选的,都是花梨小姐安排的哦。像我们这样的果然还是应该担心安全问题,所以她就选了这种带有警卫管理的自动门的公寓。事实上,这上面也住着很多艺人,所以住得还蛮安心」



「可能确实是这样吧……但是,高中生一个人住这里,不愧是超级巨星啊」



欣欣向荣的绿植装点着四周,入口处玻璃构成的外观和石子路给人一种高大上的视觉冲击。



在附近的超市买完东西后,便跟着玲奈的脚步进入了公寓。通过公共的玄关就看到几张高级沙发放置在豪华又宽敞的大厅里。玲奈轻车熟路地穿过大厅走向了电梯,按下了高层的按钮。



「玲奈是住在几楼?」



面对突如其来的询问,玲奈给出了意想不到的回答。



「顶层哦」



「啥?顶、顶层……那不是很贵吗?」



「钱的话我全部交给了妈妈保管,所以我也不清楚。嘛啊,我想会很贵吧。老实说,这么大的房子就我一个人住,要是能和谁合租的话就好了」



「真好啊,我也想住这种房子」



不过,以我现在的收入来看,这简直就是痴人说梦。要是某一天我火了的话,我能住这种地方吗?思考着这种事的我突然看到旁边的玲奈一动不动地杵在原地。



「海、海斗……这、这种事情,我想还太早了吧……」



「哈?你在说什么?」



「你不是说要和我住一起么?」



「我才没说这种话!只是想将来也能住进这么气派的公寓楼」



「什么嘛,别吓我啊……对心脏很不好诶」



玲奈松了一口气。



说话的空档,电梯门打开了。我们上到电梯,玲奈按下了最高层,也就是30楼的按钮,没一会就到了。



走出电梯口,通向玲奈房间的走廊也格外气派,暗淡的灯光与用柔和配色点缀的地毯墙壁相互交错,无不凸显出其高贵。



踏入玲奈的房间,实在没忍住的我发出了感叹。



「这是什么啊,也太漂亮了吧……」



走过用大理石铺成的玄关,映入眼帘的是玻璃筑建而成的客厅。眺望远方,东京美景便于此尽收眼底,这实在是个宽敞又舒适的好地方。我仔细打量着四周,以白色为整体基调的布局。桌子、椅子还有沙发都是统一的单色。自不用说,陈列摆放在这空间下的,都是高档家具。



沙发的前面有一台八十英寸的电视机,房间整体有被好好打扫过,不清楚的人可能会误认为这是样板房。空气中洋溢着的淡淡清香不断朝我袭来,不知怎地就让我心跳加速起来。



「总之先把包放下来吧。对了,冰箱在这边哦」



「啊,我知道了。谢谢」



厨房位于客厅最里面,该有的东西也都有。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煤气灶一点不脏,一丝使用过的痕迹都看不出来。



打开冰箱,正如玲奈说的那样,里面除了饮料和冷冻食品就什么也看不到了,甚至连调味料的身影也几乎看不见。我苦笑着把买来的食物放了进去,打心底感谢着把该买的都买了的自己。



在我身后看着我的玲奈见我关上了冰箱便问道。



「现在该做些什么呢?因为才4点,离吃饭还早吧」



「是这么回事,今天吃蛋包饭,所以准备起来也不会花很多时间」



「海斗有想做的事情么?」



「嗯……对了!如果可以的话,我能看看其他房间吗?」



我把突然间想要做的事情说了出来。



「难得造访这么高档的公寓,下次有没有机会还不好说。而且,我对玲奈的家也很感兴趣。当然,前提是玲奈愿意的话」



「没问题哦。那就让我带你参观吧」



玲奈欣然同意,我就这么跟在她后面开始参观。阳台、浴室、衣柜、工作室、储物间,不管是到哪里都觉得开心。不过,当看到浴室的时候,一想到这里是玲奈平时洗澡的地方,一股难以言喻的心情便涌上心头。除此之外,衣柜里各式各样、华丽精致的私服一字排开,让人钦佩不已。



最后我们到了玲奈的卧室。



卧室的门是开着的,整体上来说是一间非常可爱的房间。



刚进屋,最先注意到的就是淡粉色的大床和放置在一旁的精美台灯。化妆台和小桌子也井然有序地摆放在柔软的圆型垫子上。海报、干花等一些随意摆放的小物品也在点缀着房间。



我饶有趣味地环视着房间,但是——



「啊!等、等一下!」



就在这个时候,玲奈突然慌慌张张地叫了出来。



我顺着玲奈的视线看去。



那是一个立在床边小桌子上的相框,里面是我和玲奈小时候并排笑着做剪刀手的照片。



玲奈惊慌失措地跑到床边将相框收起,但为时已晚。她瞟了我一眼,满脸通红地瘫坐在地。



「这……这个是、那个……」



「玲奈,我说……」



「海、海斗,你一定觉得我很恶心吧……?这个照片,直到现在为止我还一直当宝贝珍藏着,放在卧室里……」



「没、没那回事!不如说我很开心哦!」



听我这么说,玲奈用手捂着脸微微抬起头。



她从指缝间窥看了我一眼。



「因为,我知道了玲奈有多么重视我」



「嗯……」



「对我来说,玲奈也是同样重要的存在。虽说我家没有相框,但和玲奈有关的纪念品我都好好保存着。直到现在,有空的时候我也会翻开留着的相册哦」



总算是恢复平静的玲奈叹了一口气后便站了起来。脸上还挂着些许羞涩表情的她开口道。



「下次,我也能看看那个纪念品么」



「诶?那我带过来比较好吗?」



「才不要!所以说,就是……下次也请让我去海斗家!」



「哦哦,当然可以,我很欢迎你来哦」



似乎是得到了满意的答复,玲奈表现得非常开心。



之后,玲奈把相框递给我看,这是搬家当天拍的照片。仔细一看,玲奈眼睛都哭肿了。她一直把这张照片放在书桌旁,就算是搬家也没忘记带着。



*



全部参观完,我们又回到客厅闲聊了一会。见天色逐渐暗淡,我决定开始准备晚餐。



「那就准备做晚饭吧」



「你这样会把制服弄脏的吧,我去拿围裙给你」



「嗯?你不做饭居然会有围裙?」



「吵、吵死了!我一个人生活也是会有想要做饭的时候好吗!」



「……你不会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最后一次都没做就结束了吧」



「是、是这样啦……因为就我一个人,也不知道从哪里开始,也没有人来教我」



也许是我捉弄过头了,玲奈鼓起脸颊宣泄着自己的不满。



「如果我可以的话,随时都能教你哦」



「真、真的?」



「嗯。难得今天来了,要一起做吗?毕竟蛋包饭很简单,就算是初学者,我想也没什么问题」



玲奈眼神里充满着欲望,握紧了拳头。



「我想做!」



「那么玲奈也一起来吧。啊,不过围裙只有一条吧?」



「不,当初买的时候买了蓝色和粉色两条。呼呼,那个时候的我真是太有眼力见啦」



玲奈高兴地去取围裙,没一会就回来了。我穿上蓝色的围裙和穿着粉色围裙的玲奈站在厨房里。



我们将食材都拿出来,准备开始做饭。今天要做的是蛋包饭、清炖肉汤,再简单弄个沙拉吧。



各自洗过手,我和玲奈便开始淘米和切菜。



「淘米就是用手不停地在碗里搅拌,但要注意技巧。你看,就是这样做」



「嗯,我试试看」



「啊,玲奈!不要那样拿菜刀啊!你看我,拿菜刀应该是这种感觉!」



「是、是吗……谢谢」



因为工作原因,玲奈基本没上过学校的烹饪课。看样子,她是真的对做饭一窍不通,虽然是由我来教她淘米和拿刀的方法,但像这样两个人一起站在厨房里度过一段时光也让我感到非常开心。



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玲奈说了一句出乎我意料的话。



「总觉得我们现在这样……有点像一对新婚夫妻呢」



「哈?」



我吓得大叫起来。



「不、不是这样的!并、并没有对和海、海斗的新婚生活抱有幻想。只是觉得现在和海斗呆在一起非常惬意!」



「啊啊,原来是这样。我倒没往那处想就是了……」



因为玲奈说了一些奇怪的话,搞得我的脑子也在想奇怪的事,我们之间的对话也由此变少,不过好在没有耽误做饭。这之后只要将做好的鸡肉饭裹上鸡蛋就大功告成了。



「好!终于快完成了!」



「对了,我们要不互相为对方裹个鸡蛋怎么样?」



「这个有意思啊!那好吧,就让你看看我的手艺」



玲奈干劲满满地撸起袖子,脸上露出了天真无邪的笑容。



这似曾相识的一幕在我脑中浮现,我不由得苦笑起来。



(我……我好像想起了以前为我做饭时候的玲奈的样子)



确实,那时候也是像这样自信满满地冲进厨房,甚至连撸袖子的动作都出奇地一致。



总之,我亲自演示了一遍过程给玲奈看。既然今天是要做给玲奈吃,那么我就得比平时更加认真地对待这件事。最后,应该说是迄今为止吧,我做的最好的一次鸡蛋就这么诞生了。



「哇,海斗做得真好啊,就像饭店里卖的一样!我也不能落后!」



接着,我站在了拿着平底锅的玲奈面前,不过——



该说是意料之中的结果么。



虽说仅仅只过了一分钟,但蛋包饭那惨不忍睹的样子已经呈现在了我的面前。我就这样呆呆地站在它跟前。



「唔唔唔……对、对不起喔海斗」



「没事没事,只是看上去奇怪而已,味道应该没什么问题」



客厅里摆放着一张玻璃制的餐桌,我和玲奈便在彼此的对面落座。



将做好的沙拉、清炖肉汤还有蛋包饭依次上桌。



玲奈做失败的蛋包饭赤裸裸地放在我眼前。虽然玲奈不管说什么都要自己吃,但这是一开始就决定好的,更何况还是我提出的建议。



我开动了,说着便双手合十。先从沙拉和汤开始动起筷子,然后又吃了口蛋包饭。话说回来,玲奈从一开始就一直看着这边。



「……如、如何?」



「没任何问题,比想象中的好吃」



「真、真的吗?」



「当然了,没有骗你的必要哦」



说是失败品那也只是包裹着的鸡蛋长得很凄惨,里面的鸡肉饭可是我亲自操刀,撒料什么的和我平时做的无异。所以,刚刚说好吃绝不是为了照顾玲奈心情。不过,玲奈似乎还是不相信,带着疑惑的眼神看着我。



「海斗,以前我做料理给你吃的时候,你也是说很好吃。但我后来尝了尝,不是很难吃么」



「啊……呃,要是这么说的话,也许是这么回事吧」



「为了确认一下味道到底如何,我也要尝尝」



「嗯,可以哟」



本以为是用自己的勺子吃,结果玲奈“啊”地朝我张开嘴。



这么说来,以前也经常有这种事。由于玲奈的举动太过于自然,我大脑没经过思考,下意识就舀了一勺蛋包饭送到玲奈嘴里。



「嗯~真,真的很好吃呢」



像是安心了下来一样,玲奈的脸上绽放出了笑容。



不过,我终于意识到自己刚刚的举动有多羞耻了。



我感觉自己的脸颊泛起了红晕,小声开口道。



「那个……玲奈对这种事情不太在意么」



「什么?」



「就是……刚刚那个是间接接吻吧」



听到我脱口而出的四个字的时候,玲奈的脑袋像是烧开了一样沸腾起来,脸马上就被红色浸染了。



大概是脑子里只顾着担心自己做的蛋包饭怎么样了吧,玲奈完全没有察觉到间接接吻的事情。



「对……对不起,海斗……」



「没事,我并没有责怪你。只是被突如其来的事情吓到了」



「和海斗在一起的时候总觉得像是回到了以前……所以那个,那个是下意识就做出来的」



「嘛……嘛啊,没事的!下下周我们就要演吻戏了,比起那个,今天的间接接吻简直不值一提……」



面对心情还是有些低落的玲奈,我试着说了一些话,但完全是多余的。玲奈的脸比刚才更红了。



「确……确实,既然要拍吻戏的话,在意间接接吻是不行的吧」



「嗯……」



「我明白了,所以海斗!我也来喂你,这样就打平了!」



说着玲奈便拿起自己的勺子舀了一勺蛋包饭送到我嘴边。



那只手还在微微颤抖。



虽然我完全不理解玲奈在和什么作斗争,但我还是顺从了她。



「你,你看,海斗做的蛋包饭也很好吃吧?」



「是……是啊」



其实我根本无暇顾忌味道,刚刚我也说了,不在意间接接吻是不可能的。再次意识到这件事后,我的心跳加速得更快了。



一种奇怪的气氛围绕在餐桌四周,可能是被气氛所影响,我们的谈话也变得尤其尴尬。



*



晚饭过后,我开始收拾。我小心翼翼地清洗着使用过的盘子。顺带一提,因为家里有最新式的洗碗机,多亏了它让我的洗碗工作变得相当轻松。全部收拾完毕就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



「离第一话播出还要2个小时么……」



『初恋的季节』是一部周更、每集长达1小时的九点档节目。



由于今天是第一集放送的特别篇,所以单独加长了三十分钟。时间也就从9点播出到10点半,足足有90分钟。



「啊!真的是太兴奋了。已经等不及想看了」



我这么说给坐在旁边的玲奈听,却没有人回应我,我不由得看向玲奈。



「那个,玲奈?」



「……怎、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