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四章 和青梅竹马的吻戏(2 / 2)

「呐,好不容易能穿成这样,拍张照怎么样?」



「好的!可以哦」



「那么海斗,再凑过来一点!」



肩膀轻轻相碰,玲奈伸着的手按下快门,淡淡的甜香夹杂在空气里如平时一样扑面而来。



玲奈看到拍的照片笑出了声。



「这简直就是超现实主义的照片嘛。海斗,给你也看看」



「真的诶,透过照片看总觉得很滑稽……根本不像是我们」



「嗯哼~不过这照片不能上传到SNS多少感到有点遗憾就是了。总之我先给海斗发过去吧,再就是花梨小姐那也传一份!」



「那我就给有希小姐发过去吧」



在我们把照片发送给各自的经纪人后,很快就收到了回复。有希小姐〈不错啊,看起来蛮开心的嘛〉这么回复我,而玲奈那边,花梨小姐传来了一句〈进行这么完美的变装,就不会被人发现了吧〉



由于开园时间是9点,所以我们玩闹了一会就拿着东西前往目的地。回到车站,到处都是前来玩的游客,非常热闹。像我们这样装扮的人有很多,一股类似于祭典的气氛弥漫在这片空间下。



来往的行人越来越多,就在这个时候,玲奈止住了脚步。



「对了海斗,昨天我不是说今天是为了塑造角色而来的嘛?森田导演也说过一直到第六话的最后一幕为止,尝试通过效仿明久和光的行动轨迹,从而找到塑造角色的灵感吧?」



「嗯,是这么说的」



「那,我有两件事想尝试做一下,可以吗?」



「是什么事?」



我尝试性的进行了询问,玲奈缓缓吐出一口气,开始依次诉说。



「今天一整天我都想用彼此的角色名来称呼对方,这是第一个想做的事。我想那样的话能增添几分真实感吧。而且,用明久和光来称呼彼此的话,即使暴露了真实身份也会认为我们在塑造角色,不是吗?」



「原来如此,听上去也挺有趣的」



「然后就是第二个事情……我想今天以明久和光的距离感来逛主题公园」



「……哈?」



我被玲奈的话吓了一跳,忍不住大叫了一声。



玲奈用右手摆弄着兔耳式发箍,有些难以启齿地开口道。



「你、你看,第六话的明久和光,虽然还没交往,但在旁人眼里他们的距离感就像恋人一样吧?」



「是这么回事。虽说彼此间谁也没有捅破这张纸,但却一直在打情骂俏、亲亲我我呢。不过,关于这段的描写,给的镜头也很少就是了。要从设定上讲,他们也确实是以这种距离感在游乐园里从早玩到了晚上」



「嗯……所、所以说……为了能体会同样的感受,我希望你能一整天都和我保持那样的距离感」



玲奈扭扭捏捏地说道。



虽然有被这意想不到的请求所吓到,但还算解释得通。为了寻求更多关于塑造角色的灵感,尽可能地亲身体验一遍明久和光的行动——这也是不无道理的。



既然如此,我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我立刻点头答应。



「我、我明白了。那就为了塑造角色,尽我所能试一试吧」



「嗯……那就请多关照了,海斗」



(但是……是要和玲奈一整天都像那样打情骂俏吗?)



光是想想就让我心跳加速,感觉心脏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



我瞥了玲奈一眼,发现她正盯着我手上戴着的宝贝熊手套。



「怎么了,玲奈……不对,今天应该用光来喊你吧」



「既然要体验两个人的距离感,我觉得还是应该要牵手吧!但是,你现在这样我牵不了……」



「那,我脱下来比较好吗?」



「不用,没关系哦。作为代替就这么办吧」



玲奈朝我这拉近了一步距离,眼神中带着决心,随后她果断地挽住了我的胳膊。



突如其来的事情让我吃了一惊。身体与身体之间紧密挨着,能感受到心脏在怦怦直跳。



「……好了,快走吧」



「啊!嗯……」



在玲奈的催促下,我迈起了步子。因为太过羞耻,在走的过程中我都没能和玲奈说上话。玲奈似乎也是如此,两个人就以这种氛围走在通向公园的路上。



但是——当公园进入我们视野的那一刻起,这份沉默马上就被打破了。



映入眼帘的是主题公园那令人心驰神往的景色。



在充满异国风情的售票处和入口的深处,作为主题公园的标志性建筑——一座宏伟气派的城堡矗立于此。草坪上、栅栏上、还有地面等地方,到处都画着角色的图样。这真像是走进了一幅描绘着童话故事的画卷啊。排队的游客们穿着各自挑选的周边,听着他们兴高采烈的交谈,我的情绪也不由得高涨起来。



「太厉害了吧……原来是这种感觉么」



「诶?难道你是第一次来吗?」



「嗯。因为我一直住在老家嘛,来东京工作也因为繁忙的工作日程没有时间来玩。而且也没有能一起来玩的朋友……」



「原来是这样。实际上我也是第一次呢,现在也跟你一样非常激动」



我们排在了队伍的最后面,尽管周围聚集着很多人,但没有一个人能察觉到我和玲奈的真实身份。不过,排队的过程中依然时不时会有人被玲奈的气质所吸引,仅此而已。



手里拿着主题公园的场刊等了一会儿,开园的时间便到了。



我们跟着入场的队伍一起进去。



一踏过入口,就看到公园的餐厅、咖啡馆、商店等具有异国风格的建筑鳞次栉比。这里的一切事物都让我们觉得新奇。正因如此才引得游客们一个个伫立欣赏。



「哇,太漂亮了!这简直就像是在国外一样」



「要不要进去看看呢?」



「嗯……但是原本的计划是先坐云霄飞车……回去的时候再顺便来看看吧」



「就这么办吧」



虽然还有很多想去的地方,但这样一来的话就玩不到原本想玩的云霄飞车了。所以我们还是决定先按照昨天说好的计划行动。



但是,当我们来到云霄飞车的等候队列附近时,玲奈注意到了路中央有个穿着熊皮套的在和一群孩子拍照。见状,她止住了脚步。



「啊!是宝贝熊、宝贝熊!」



「真的耶」



「呐呐,我们去和他照相吧?」



这么说着的玲奈一把抓住了我衣服的下摆。就这样我们排着等待拍照的队伍,在我们前面的还有大概三组人。



(哈哈……总觉得很有趣呢)



看着一旁喜不自禁等待着拍照的玲奈,我也跟着笑了出来。



平日里只要走在路上就会引得大批人包围,被拜托合影的人气女演员,现如今居然为了主题公园里的卡通角色排队合影。



大概等了两分钟吧,前面的人结束就轮到了我们。



负责拍照的工作人员是一位女士,她带着笑容朝玲奈这边走来。



「我来帮您拍,请把手机借我一下吧」



「好……好的,麻烦你了……」



就在这里——我见到了玲奈罕见的一面。



放在平时,在周围只有我和花梨小姐这样可以轻松交谈的人的时候,玲奈才会展现出真实的一面;要是有其他人在场,她就又会切换成女演员应有的社交模式。但周围的人都没有认出此时的玲奈就是那个水泽玲奈,她也就没有必要戴上面具了,现在的她正以最真实的一面与路人进行着交谈。



也正因如此,玲奈回答得有些结结巴巴。



这个身影和以前战战兢兢躲在我身后的玲奈完美重叠在一起,让我不由得愣在了原地。



将我拉回现实的,是工作人员的话语。



「抱歉,男朋友君没有入镜头,请问能再稍微挨着一点嘛?」



「喂!明久,这里!」



玲奈一把抓住我的胳膊,将我拉了过去。



照完相后,玲奈从工作人员手里接过手机。我们就这样走了一会后,她开心地说道。



「被说成是男朋友了呢……」



「是、是啊」



「呐、我们看起来像是一对情侣吗?」



「如果像的话,从塑造角色这一角度上来说是成功的吧。毕竟明久和光在外人眼里就是一对情侣」



我认为玲奈那句话的意思是这个,便这样回答道。但不知为何,玲奈向我投来了夹杂着些许无语的眼神。



在这之后,我们玩遍了整个主题公园。



上午我们玩了云霄飞车,这个光排队就花了很长时间。超乎想象的速度和剧烈的上下翻转使得玲奈全程都在悲鸣中度过。由于之后吃饭需要摘下口罩,所以我们选了一家价格有点昂贵,内置包间的餐厅。下午也挑战了各种各样的游乐项目。



快乐的时光总是转瞬即逝,察觉到的时候早已是夕阳西下。



「下次来的时候,把游乐项目放在后面玩吧。我还想逛逛各种各样的商店呢」



「是啊。那么,你现在还有什么地方想去的吗?」



「这个怎么样?难得今天我戴着这些周边」



「好啊,就玩这个吧」



玲奈用手指指的是个叫作<皮皮的胡萝卜冒险>的乘坐设施。皮皮和它的好朋友为了寻找最爱吃的胡萝卜在街上蹦蹦跳跳——坐这上面还能漫游这种故事。



没等多久,我们便很快坐了上去。被命名为“胡萝卜船”的设施每排有两个人,纵排大约八列,我们被带到了最后一排。



因为不像云霄飞车那样会大幅度旋转、运动,所以胡萝卜船上并没有安全带。



胡萝卜船开始前进,过了一会儿——玲奈朝这边瞥了一眼。



「我说,这里的话……拿下来也没关系吧?」



「嗯。周围确实没有人能看到呢」



从船的构造上来看,前面的客人是看不到我们的,虽然探出脑袋往后张望也许能看见,不过这很危险,没人这么做。



见我点了点头,玲奈将口罩和墨镜取下,放进了口袋。



随后,她向我凑了过来,也将我的墨镜和口罩取下。



映入眼帘的是玲奈那许久没见的素颜。因为从今天早上开始,我们就一直将脸庞隐藏在“面具”底下。当再次看见玲奈的时候,那可爱的模样不由地让我呼出一口气来。只见她带着一脸淘气的笑容,用手指戳了戳我的脸颊。



「呼呼,真是好久没看到素颜了呢」



「啊……嗯……」



「呐,明久。我可以稍微靠过来一点吗?」



在得到我的回答后,玲奈和我拉近了距离,将头靠在我的肩上。



紧接着,她又看向了我,脸与脸之间的距离变得很近。我这才意识到这是练习接吻时才有的距离。



正如早上约定好的,玲奈为了亲身体验一遍明久和光的距离感,这一整天都比平时更加亲近我,但是这么近的距离感还是前所未有的。我拼命抑制着自己内心的这份激动以至于没有余力去欣赏皮皮他们的冒险了。



(是演技……没错,这是玲奈的演技……)



我努力这样告诉自己,使自己保持冷静。但就在这时,令人提心吊胆的一幕就要上演了。



胡萝卜船即将靠近出口。



但是我们两个人都还没有戴上墨镜和口罩。再这样下去,工作人员和下批等着乘坐的游客很快就要到达这里了。



「完了!他们马上就要来了」



「是、是这样!」



我发出了慌张的声音,玲奈也和我一样露出惊慌失措的样子。我们赶忙从口袋里取出墨镜和口罩,在胡萝卜船回到乘降口的那一刻,我们几乎同步完成了变装。



「辛苦了,出口在这边」



听到工作人员小姐姐的声音,我们放心了下来。



「真、真是千钧一发啊……这也太刺激了……」



「对、对不起……」



「没事没事,不管怎样,结果都是好的。先不说这个,下面要去哪里呢?入口处的商店要去看看吗?」



「嗯!」



在那之后,我们逛遍了商店,购物的过程也十分得享受。不仅买了我们自己想要的,也帮有希小姐和花梨小姐带了礼物。回过神来,我的手上早已拿满了手提袋。



结束了购物环节,我终于开口说道。



「也差不多该回去了吧?」



玲奈肩膀猛地抖动了一下。



老实说,还真是舍不得回去啊,但从明天早上开始我们两个人都有工作。有希小姐和花梨小姐也让我们早点回去。



「时间也差不多了,再不回去休息的话,明天可会变得很累哟」



「是……是啊,我明白了」



玲奈老实地点了点头,就这样,我们比闭园时间提早了一会离开。



来到园外,我这才反应过来这才是现实。



在公园里度过的时光,就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样。



随后,我们前往附近的更衣室换衣服。我和玲奈将周边放进袋子里,回恢复到了平时的穿着。



「那么,今天谢谢你了,玲奈。虽然不清楚这能对玲奈的角色塑造起到多大作用,但我今天玩的很开心!明天见」



「咦?」



「怎么了?我们不是说的现场集合,现场解散吗?」



由于是我们私下底出来玩,所以就不拜托有希小姐和花梨小姐来接送了。因为在电车上还要度过一段很长的时间,为了慎重起见,就决定各自回家。但是玲奈皱紧了眉头,喃喃道。



「那个……还不想回去。呃,可以再多聊会么……?」



听到这句话,我吓了一跳。



因为玲奈脱口而出的,是第六话剧本上,光的台词。



我不清楚这是她无意识说出来的还是有意识的,但是,玲奈在这样说着的同时也一直在盯着我。



「这个……嗯。可以啊……」



被玲奈一直盯着看,是我也会害羞的。像是要掩盖掉这个迹象一般,我也重复着剧本上的话。



「话、话虽如此,今天的玲奈,真厉害啊」



「厉害?我吗?」



「对。正如早上说的,比平时都要亲近我的你,让我一整天都处于心跳加速的情况。当然,我明白玲奈是为了塑造角色才做出那样的行为举止的。但,这还是让我产生了奇怪的误会……」



实际上,我真的感觉玲奈就好像成为了我的恋人一样。



就如同这主题公园一样,只是作为一天限定的梦罢了。



听到我这么说——玲奈瞪大了双眼,随后,握紧了拳头开口道。



「就、就是这样啊!因为,我其实……」



说到这里,玲奈像是被自己接下来要说的话惊到一般,只见她马上将手放到口罩上,用手捂住嘴,硬是把下面想说的话吞了回去。



「怎、怎么了吗,玲奈?」



「什、什什么都没有!」



玲奈的耳朵已经被染得通红,随即低下头去。



我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一脸茫然地僵在原地。在这时,玲奈自言自语地嘟囔了一句。



「原来是这样么……这份感情……」



随即玲奈高兴地拍了拍手。



「我明白了!我明白光在那时鼓起勇气kiss所怀揣着的感情了……原来是这样啊」



「哦?玲奈,你悟到什么了吗?」



「嗯。谢谢你,海斗。因为有你的一天陪伴,我才能得出结果」



「我不清楚自己究竟有没有帮上忙……但要是帮上的话就太好了」



虽然不清楚玲奈是经历了什么才得到的关于角色塑造的启发。但既然能看到被称作是天才女演员的她那自信满满的样子,即便不是作为森田导演的我们,也不会对此去担心什么吧。



玲奈就这样“嗯、嗯”地点了两次头,慢慢开口道。



「我想,这样就可以了。对于光的感情,已经在我心里清晰地刻画了下来。之后再认真打磨一下的话,在正式拍摄之前应该就可以解决」



*



自那天起的三天后,终于迎来了正式拍摄的日子。



那天,是以夜晚的公园为舞台进行的外景拍摄。从两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到接吻——这个过程都要按计划进行拍摄。现在除了吻戏场景,其他场景的拍摄都轻描淡写地结束了。吻戏的拍摄时间是7点。



「导演,在彩排的时候,我亲一下对方比较好吗?」



「不,实际的接吻只要在正式表演里进行就可以了。这里只要做到浅尝辄止」



「我明白了。那就这么做吧」



玲奈和森田导演导演进行了简单的确认后,便站到了在指定位置等候的我的身旁。她脸上浮现出平静的笑容。



「那就多多关照了,海斗」



「嗯。你不要紧吧?」



「也许吧,谢谢你为我担心」



工作人员匆匆忙忙地行动起来,预演马上开始。



换做平时的玲奈,都不会把第一次彩排中的预演阶段拿来认真表演,而是用其来确认动作。但是,这次与以往不同,今天的彩排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决定了正式表演的吻戏能否顺利拍好,所以从一开始,玲奈就沉浸在角色中,展现出了百分百的演技。



将明久叫出来的光却连一句「喜欢」都无法传达,取而代之的是用接吻来传递这份感情。



『对不起!如果不喜欢的话,就拒绝吧!』



玲奈的演技堪称完美。



她将双手轻轻地贴在我的脸颊上,目不转睛地看着我。随后略微顿了顿,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微微眨了眨眼睛,将那樱桃小嘴朝着我慢慢靠近。



(哇啊啊啊……近、太近了……!)



玲奈的嘴唇近在咫尺,中间的间隔连一根手指都无法容纳。



就这样经过了几秒,玲奈拉开了与我的距离,她的脸上浮现着羞涩的笑容。



『我……我喜欢明久……君』



『……我也喜欢光』



光终于将自己的这份情感通过言语传达了出来。明久也做出了回应,两个人顺利地成为了一对恋人。随着紧紧相拥在一起的这一幕结束,第六话也落下了帷幕。



「好!这是什么啊,太完美了!」



森田导演拍了拍手,对此感到非常满意。



慢慢从角色中脱离出来的玲奈,带着些许不安询问了我。



「怎样,海斗?我……演的还行吗?」



「嗯,玲奈很厉害哦。你真的完成的很好」



「太好了」



听了我的话,玲奈高兴地笑了。



彩排进展得很顺利——我们以最少的时间结束了预演,机总彩排,通排。这之后就是正式拍摄了,在这中间还有与导演和工作人员的协商。



「那么,正式拍摄就在30分钟之后进行,你们两个就先休息一会吧」



「嗯,知道了」



「我明白了。那就先告辞了」



玲奈低头鞠了一躬便朝着花梨小姐那边走去。好像是要回车里休息。



但是我并没有从导演这边离开,而是停下脚步一个人思索起来。



(是什么呢……这份违和感)



一切看起来都进展得很顺利。



玲奈克服了表演时角色消失这一问题,不仅如此还展现了完美的演技。虽然这只是彩排,但展现的完美表演已经得到了森田导演的认可。这之后就只要在正式拍摄的时候展现出来就好。



但是,我无论如何都察觉到有一股违和感。



就照这么演下去,会有一种不同的感觉。这也可以说是我作为演员的一种直觉。



飞速运转着大脑,我拼命想要找出这份违和感的来源。但这时——



「天野,你怎么了?为什么要站在这里」



「诶?啊!对不起」



从旁边传来的声音终于让我回过神来。



「水泽已经去休息了,为了下面的拍摄能集中注意力,你也去休息吧。接下来我就去和负责拍摄的工作人员进行一些商讨了」



「那个,导演!请等一下!」



我慌忙地喊住了本想就这样离开的森田导演。看见导演回头后,我开门见山地抛出了问题。



「刚才那个场景的拍摄……就这样真的可以吗?」



「嗯?为什么这么说?」



森田导演停了脚步,十分诧异地看着我。



「就这么演下去的话,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什么?是什么地方不对劲,你可以稍微具体说说吗?」



「对不起,我自己也没搞清楚,所以刚刚在思考……」



「原来是这样……」



听了我的话,森田导演用手托住下巴,做出一副沉思的神态。



「但是,你能百分百肯定这么拍下去不好吗?」



「是的,因为我能察觉到一股很强烈的违和感」



「我知道了。那样的话,我就暂时不打扰你了,你好好想想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就一定有什么吧」



「抱歉,谢谢导演!」



说完,导演就和其他工作人员商谈事情去了。为了找出这份违和感,我重新开始运转大脑。



这个吻戏有两个很重要的作用。从故事性的角度来上说,这是明久和光关系发生巨大变化、彼此成为恋人的标志,也是电视剧中间部分承上启下的桥梁。同时,吻戏不仅是恋爱电视剧特有的心动情节,也满足了观众欣赏这一情节的需要。这就是吻戏的意义所在



基于这一点,在最后亲完明久后,演绎出来的光应该是让人感觉非常可爱、怦然心动的。



倘若能演出这样的神态,会使得二人关系的转变表现得更加鲜明。



同样的,作为观众也会心跳加速,激动不已。



(可是玲奈的表演,已经很可爱了啊……)



想到这里,我歪起了脑袋。



毫无疑问,玲奈的表演绝对可以说是可爱的。



接吻之后,光无法掩饰自己内心的羞耻而露出羞涩的神情——玲奈完美地将这种姿态演绎了出来。



那么——这种违和感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呢?



正在我苦思冥想的时候,我的脑海忆起了这几个月和玲奈的点点滴滴。



两个人单独练习、吃饭、后台谈话。



因为突发事件睡在同一房间,在家一起看首播,一起去主题公园。



平日里展现给我看的,褪去面具的玲奈和再会之前我随意认定的玲奈形象截然不同。优雅端庄、无懈可击的天才女演员?……才不是,她只是一个会因为害羞难为情而马上变得满脸通红的女孩子,只是一个和我一样大、可爱的女孩子。也正因如此,日常生活中的玲奈才远比媒体里的还要可爱。



(……原来是这样啊!)



我终于察觉到了这一点。



确实,刚刚玲奈的演技堪称完美,也非常可爱。



但是,大概只有我还知道这么多、这么可爱的玲奈吧。



我想在这个作品里展现出玲奈最可爱的一面。要是不能将这种可爱以画面的形式呈现出来的话,和玲奈约定的——让『初恋的季节』成为最棒的作品恐怕就做不到了。



就在我坚定想法的时候,森田导演回来了。



「天野,怎么样了,有弄清楚违和感的本质吗?」



「嗯!我已经知道了!」



我气势十足地说道,森田导演微微一笑。



「好,那就让我听听吧」



「我察觉到违和感的地方是吻戏结束后玲奈的演技」



「可是我并没有觉得哪里奇怪,反而感觉水泽将可爱的神情成功演绎了出来」



「确实,我也觉得很可爱。但是……我要将玲奈更可爱的一面表现出来」



「……怎么回事?」



森田导演没能理解我说的话,只见他挠了挠头,脸上浮现出惊讶的表情。我叹了一口气,随即反问道。



「导演,你觉得玲奈是个怎样的女孩子?」



「嗯?要说的话,感觉跟高中生有点不太一样。社交方面做得滴水不漏,媒体上的行为举止也和平时一模一样」



「那是错误的认知。不过,我希望您能把我下面要说的话保密……玲奈真实的样子应该是胆小内向、充满小孩子气、表情也是丰富多彩的……总之,就是跟平时的模样完全不同」



「是吗?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看着森田导演惊讶的样子,我点头表示肯定。



「就是这样。而且通过这几个月来对玲奈的观察,我觉得……平时对羞耻的事情感到难为情的玲奈比现在要可爱好几倍」



当然,表演时候的玲奈也很可爱。



被媒体评价为拥有堪称奇迹般容貌的美少女,她的演技就算放眼整个演艺圈,那也属于鹤立鸡群——就是这样的女孩子的表演,怎么会不可爱呢?我只是知道比这还要可爱的她罢了。



森田导演这才恍然大悟般地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明白你说的了。你是要将水泽原本可爱的样子加到她的演技中去」



「没错!」



「不过,你也知道的吧?玲奈的演技是用非常细腻的感觉锻炼出来的,况且在拍吻戏之前她还说自己演不好。要是在这里下达不好的指示导致她崩盘了,那就无可挽回了」



「那……」



「不过,假如你能用你的表演方式做到这点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我高速运转着大脑。



的确,这是我的拿手好戏。对方的动作、距离、视角、站位,将这些全都刻在脑子里,在此基础上再创作出想要的画面——这是极为出色的演技。但是,这次不是单单时间差这么简单的问题,所以没有那么容易能想到。



(将玲奈真实的一面表现出来……到底怎么做才好呢?)



然后,我想起来了。



没错,就是发生在不久前的那件事。



那时候的玲奈由于自身的羞耻之情压过了角色的情感,她脱离了扮演的角色,在表演中变回到了玲奈原本的样子,表演就定格在了那一刻导致无法拍摄下去。也正因如此,玲奈才要努力克服。那么,这次就反过来,把那时的情形牵引出来就好了。



即便是看剧本,在玲奈吻戏结束后,也只是彼此相拥。



因此,就算玲奈那时候角色消失了,也总有办法解决吧。



我反复思考得出结论后,将想到的主意说了出来。



「……我再反亲对方,什么的……」



「嗯?意思是说在亲完明久之后,明久再反过来吻向光吗?」



「没错。我认为要是完全将即兴表演加入进去的话,玲奈一定会反应不过来,隐藏不住内心的羞耻……」



听后,森田导演睁大了眼睛,一边翻阅手中的剧本一边说。



「面对以吻代替告白的光,明久回赠了吻作为告白的答案……原来如此,从故事性的角度来说,这个方案更好一点。现在的剧本,虽然二者成为了恋人,但这还得多亏了光的干预,实际上明久在这方面的刻画少之又少。但如果按照回赠亲吻的剧情拍摄的话,剧情就变成了双方都踏出了这一步,彼此间的共鸣也增加了」



森田导演一边说着一边整理思路。语毕,只见他拍了拍手。



「不错,很有意思的想法。虽然有点突然,但就按你说的做吧」



森田导演居然这么轻松就采纳了我的建议。



原来过于着急的是我。



为了让这部作品变得更好,我也认为这是极为优秀的点子。但仅仅因为即兴表演就夺走玲奈的唇,她会觉得反感的吧。



「那个,不和玲奈说的话,真的没关系吗……」



「嗯?为什么这么说呢,提前告诉她的话,不就变得没意义了吗?」



「话虽如此,但……就觉得对方对此会感到反感,什么的……」



「不管怎么说,你们都是要吻一次的,这个不会变不是吗?况且,玲奈不是也说了吗,发誓要将这个作品变成你们两个最棒的东西」



这句话让我狠下了决心。



没错。和玲奈的约定——要把这部共演作打造成最棒的作品。玲奈也说过为了达成这个约定,她什么都可以做,事实上,她也付出了相当大的心血在里面。要是玲奈的话,之后好好进行说明,也许就会原谅我吧。



「我明白了,就这么做吧」



「好。那我就把这事重新和工作人员商讨一下。记住不能告诉水泽,这完全是即兴表演」



我点了点头,森田导演就这样跑去工作人员那边了。



接下来就是紧张的准备时间。



为了在正式表演中加入即兴表演,我重新组织自己的演技。森田导演和工作人员也在对加入即兴表演时候的相机、声音位置进行着仔细确认。时间紧迫,所有人都忙得不可开交。



然后——在休息时间结束的时候。



什么都不知道的玲奈和花梨小姐一起来了。



「那么,就让我们一次过吧,海斗」



「嗯。一起加油吧」



终于,正式拍摄开始了。



*



(呼—哈——……没关系的、没关系的)



正式拍摄前,我在心里这样默默说给自己听。



一开始练习的时候,吻戏部分的拍摄遇到了困难。但是在森田导演的建议下,我和海斗两个人去了主题公园。以此为契机,我在表演中脱离角色的问题解决了。



那天晚上,我竟然还差点下意识地说出令自己都意想不到的话。



在察觉到这点的时候,我理解了。



光也正是像这样,带着满脑子充斥着喜欢明久的感情,和明久从早到晚在一起度过了一段快乐的时光—— 在不得不分别的时候,无法抑制住自己内心情感的她,迈出了曾经一直无法迈出的一步。



到此为止,在我充分理解了光内心的感情之后,就算是吻戏场景,我也能一直沉浸在角色中直到表演结束。虽然练习的时候只要求做到浅尝辄止,但在正式拍摄中我一定能做得和以前一样好吧。



我做了一次深呼吸,闭上双眼,慢慢使自己集中注意力。



这是我每次进入认真表演的惯例。



不这么做的话,我就无法沉浸在角色里进行表演。



「场景一二〇,镜头二,音轨一,开始!」



我一下子便入了戏——



『……这是为什么呢,为什么我想诉说的,完全说不出来』



『光……』



我,星宫光。此时正焦急得打着颤。



为什么说不出口呢,明明只需要说出那句话就好了。平日里话多的我,唯独今天一句话都说不出口,就这么一动不动地僵在原地。



怎么办啊,明久君正露出困惑的神色看向我。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特意喊住他的我,此刻却保持着沉默。



一定要说些什么,一定要说!喜欢,一定要说出口!喜欢,我喜欢明久君……喜欢,喜欢!



『对不起!如果不喜欢的话,就拒绝吧!』



察觉到的时候,我的身体已经动了起来。



我将手紧紧捧住明久君的脸颊。意识到这点时,我才察觉到,自己原来早就想要亲吻明久君。



明久君……!



对不起!我,我只能通过这种方法将我的心意传达给你!



讨厌的话,就将我一把推开,拒绝吧!



我拼命用眼神向他诉说,但是明久君什么也没做。终于,我下定了决心。



将自己的嘴唇缓缓贴向明久君的嘴唇。



我,星宫光……这是属于我的初吻。



相贴的嘴唇又马上分离开来,上面还残存着些许余温。我的胸口止不住地怦怦乱跳。终于,我终于能将自己的感情以言语的方式传达出去了。



『我……我喜欢明久君……』



做到了……!



该传达出去的都已经传达了,这之后就只剩等待了。



所以,拜托了明久君!让我听听……明久君的答案!



随后,明久君用双手捧住我的脸颊



诶、诶诶诶?明久君,你在做什么……



(…………诶诶诶诶诶诶?! 什、什么?!)



我,水泽玲奈。眼前发生的难以置信的情况直接让我的大脑宕机了。



眼前站着的海斗,用双手捧着我的脸颊。



然后——就这样亲吻了我。



(骗、骗人的吧?!被海、海斗……亲了?!)



突然发生的事情让我不由得游移视线。在森田导演、许多工作人员还有摄像机进入我视野后,我才终于察觉到,自己现在还处于拍摄中。这样啊,和之前一样,我在表演中角色消失了。



刹那间,我觉得自己失败了,但森田导演他们并没有给出失败信号。而且,海斗此刻仍然亲吻着我。我不断运转着早已陷入混乱的大脑,终于得出了结论——这大概是海斗加入的即兴表演吧。



既然这样,那我就得想办法用演技来配合他。



我拼命运转大脑,但是——



根本不可能做到。



因为,我此刻可是正在被喜欢的人亲吻着!



温暖的嘴唇触碰,光是意识到这个,我的大脑就陷入一片空白。



好像全身都被支配一样的,有些强硬的吻。



心跳越来越快,再这样下去恐怕我的心脏都会碎裂。



我知道的,我知道自己的脸颊正在逐渐泛红。好炽热。要是伸手去触摸的话,也许会被烫伤吧。



(海斗……! 太久、太久了!)



我只能委身于此,做不了任何事。



虽然只有短短几秒钟,但对我来说却是永恒的几秒钟。



之后,海斗缓缓移开了嘴唇,和剧本相交汇。



『我也……我也喜欢光』



根据原来的剧本,这之后两个人应该拥抱在一起,然后结束。也就是说,这里由我来抱住他的话会比较好。我凭借着自己仅有的即兴发挥的能力,跑到海斗跟前,紧紧抱住了他。



可是,这样一来,心脏又开始怦怦直跳。我将脸埋进海斗那纤细而又结实的身体,只要一回想起刚刚接吻时的触感,我的脸颊就会变得更加炽热。自己现在是一幅怎样的表情呢?我已经不明白了。



「cutcut!非常好!」



随着森田导演声音的落下,一瞬间——



我,瘫坐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