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四章 和青梅竹马的吻戏(1 / 2)



这之后的拍摄,进展也十分顺利。第六话的拍摄将在两周后进行。



『初恋的季节』是以十二集为一季的电视剧,也就意味着在第六集结束的时候,故事已然过半。作为全剧的转折点,剧情发生了振奋人心的展开——在第六话的最后,明久和光终于成为了一对恋人。



『那么,我就回去了……再见,今天玩得很开心』



『等、等等!』



『嗯?』



『那个……还可以再一起走会吗?』



『……我是无所谓,但你还有想去的地方吗?』



『……倒也不是这回事,只是还想和明久君再一起待一会……不行吗?』



我们如往常一样在天台上进行对台词的练习。



还没能将这份恋心说出口的两人,在一次机缘巧合下一起去了游乐园。闭园的时间很快就到了,就在两人正要解散的时候,光鼓起勇气叫住了明久。



两人最后决定绕远路回家,在来到一个人影都没有、悄然无声的公园时,光想将自己的告白传达给明久,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一股尴尬的气氛充斥着四周。最后,代替无法传达的言语的是——光那笨拙的接吻,光用接吻将自己的心情传达了出去——



「……抱歉,能在这里稍微停一下吗?」



但是,在吻戏的情景到来前,玲奈并没有念台词,而是像这样告诉我。



「可以,不过有什么问题吗?」



「那个……下个场景光和明久,不对……我和海斗,不是要接吻吗?」



「是、是没错」



再次提及这件事,我被吓了一跳。



尽管接受主演邀请时,我就已经被有希小姐通知过会有吻戏了。但那个时候,我对玲奈的印象都是媒体赋予的,即使脑海里存放着八年前的记忆,我和玲奈也还没有太过深厚的关系。所以刚得知消息时虽然也很紧张,但那和现在的心情全然不同。



在这几个月里,我和玲奈度过了很长的一段时光。作为青梅竹马、作为同班同学、作为共演者,每天都能在学校和拍摄现场见面,彼此间的关系也加深了许多。



所以,现在的我,无法将与玲奈的吻戏完全视为工作。



玲奈没有顾及我的心情——静静地开口道。



「我认真想过。外拍的场景是这个公园,可从分工表来看,留给我们的时间好像不太富裕」



「是啊,前后几天也有很多场景需要拍摄」



「可是我们……我们两个人都没有接吻的经验,不是吗?」



「说、说得对……」



「但是,在这种情况下突然让我们实战,拍摄会顺利吗?」



「我确实也有在担心这个,但你有什么好主意吗?」



我用问题来回答问题。



被玲奈这么一说,我才注意到能在正式表演里马上演好吻戏是不可能的。我对接吻的认知也仅仅是双唇重叠。至于身体要怎么动,以何种角度来拍摄吻戏才能表现得最好——我一窍不通。



对着影像进行学习也有很大的局限性,特别是我的表演手法,在练习的时候很是苦恼。所以,如果有好的主意,我肯定洗耳恭听。



随后,玲奈红着脸移开视线,嘟囔了一声。



「果然……我想还是只有通过练习了吧」



「练、练习?我和玲奈练习接吻?」



「又、又不是真做!你、你想——用相机拍下快到接吻前的过程以此来观察、找感觉,不是很好吗?」



「原,原来是这样啊,嗯」



我们都将自己的说话声音提高了一个档次,彼此间的态度也变得很不自然。



我感觉自己的心脏在剧烈跳动着。



为了使自己冷静下来,我做了一个深呼吸,才向玲奈转过身去。



「我觉得这主意不错,要不要试试?」



「嗯。来试试吧」



「不过,玲奈你会演到什么程度呢?」



「和正式拍摄的时候一样吧,我会以沉浸式的状态来表演。姑且在家里做了一定程度上的练习」



「我明白了。由于我还没有完全摸透这个桥段,所以只能确保动作上不会出错,抱歉」



「不,没关系。那么,现在我有一个能把手机放在上面的三脚架,我先去摆一下哦」



说着,玲奈便从包里掏出一个迷你三脚架,将自己的手机放了上去,调整起角度。



随后,玲奈闭上了双眼,将自己的注意力高度集中起来——这是每次正式拍摄前,为了让自己沉浸在角色里,玲奈经常做的一件事。我则利用这个空档重新研读剧本,为的是确认台词无误,并且尽可能固定表演方向。



「那就开始吧。稍微往前一点,从15页开头开始好吗?」



「嗯,那就由我先来吧」



我深呼了一口气,缓缓地念出第一句台词。



『怎么了吗,光?从刚开开始就一直沉默不语』



『……这是为什么呢,为什么我想诉说的,完全说不出来』



正如玲奈所说,她的表演完成得相当出色。



是对焦急等待的明久感到愧疚么?仅仅连一句“喜欢”都无法诉说的光,脸上浮现着一丝苦笑。



『光……』



『对不起!如果不喜欢的话,就拒绝吧!』



『?!』



经过一番沉默,光动起身子。她闭上双眼,抿紧嘴唇,狠下决心向明久靠近,随后双手捧着明久的脸颊,两眼凝望而去,如泣如诉。



我几乎什么都没做,只是呆愣在原地。玲奈端正的脸在缓缓靠来,她微微侧过脑袋,柔软的双唇也在慢慢逼近——



(……接、接吻会像这样将两个人的脸贴这么近?!)



对于我这种初吻都没丢的人来说,和女孩子的脸贴这么近还是头一次。



更何况对方还是玲奈。



大脑宕机的我,唯有心跳仍在狂跳不止。



鼻尖几近相贴,我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由于拍摄需要,双唇得几乎重叠,但就算知道还要再靠近一点,我的极限也已经到了。



然而——玲奈没有进一步拉进距离,反而是满脸通红地僵住了。



(怎、怎么了?)



意想不到的状况让我猝不及防。



过了一会,玲奈缓缓拿开捧在我脸颊的双手,向后退了一步,捂住早已染得通红的脸,低下了脑袋。



「怎么了,玲奈?」



「对不起,海斗……那个,我搞砸了」



「嗯?是失败的意思吗?」



「对……既然现在也无法根据录像确认动作,能再来一次吗?」



「当然」



玲奈出现这种状况还真是少见啊。



对于能完全融入角色、采用沉浸式表演的玲奈,当镜头对准她的时候,总给人一种和角色合二为一的感觉。她不是作为「水泽玲奈」,而是作为「星宫光」在行动,所以并不会发生中途停止表演的情况。



实际上,在正式拍摄的时候也从未见过这种情况。正因如此,我才感到很惊讶。不过,既然玲奈能自己总结,对此也毫不在意的话,我也就不多嘴了。



第二次拍摄开始了。



然而,结果和第一次如出一辙。



和刚才一样,玲奈将脸凑到鼻子快要贴到的距离时,僵住了。3遍、4遍、接连重复尝试也没能成功,倒不如说相隔的距离反而变远了不少。所以,在尝试完第五次之后,我们死心了,练习就此中断。



「玲奈,真的没事吧?」



我对呆坐着的玲奈问道。只见她无力地抬起头。



「那个……我想要将嘴唇凑得更近些,但每次把脸凑近到刚才的距离时,就会突然感觉到我饰演的角色消失了」



「角色消失?」



「嗯。就是变回了最真实的自己……迄今为止的表演都没有这种情况,大概是我难以控制住自己的感情吧」



玲奈的脸上露出了非常困惑的表情。



经过一段时间的沉默,她用微弱的声音向我低语。



「怎么办……我、我可能无法和海斗拍吻戏了……」



*



那天,我们就此作罢,没有继续练习吻戏,决定用一晚上的时间让玲奈重新构建演技。然后,第二天的午休,我们再一次像昨天那样摆好迷你三脚架,开始练习。



但是——结果还是和昨天如出一辙。



玲奈坐回长椅上,垂头丧气地耷拉下肩膀,怎么看都完全消沉了。



「对、对不起海斗」



「没关系,这没什么。我也和玲奈一样,开拍那会失败了很多次,给玲奈添了很多麻烦」



「是、是吗……?」



「而且,这是在练习中发现的问题,所以问题不大哦。离正式拍摄还有5天,在那之前我们可以一起想办法解决。」



听罢,玲奈终于抬起了头,我松了一口气。为了找到解决办法,我抛出了一个问题。



「玲奈,你昨天是说角色消失了,对吗?」



「嗯」



「那,你可以再详细地讲给我听吗?毕竟和玲奈不一样,我不会沉浸式的表演,所以不太能get到你」



「就是……通常来讲,在一个场景拍完后,我才和角色分离开来。但这个场景,每次都是演到一半的时候,角色就擅自消失,之后的表演也就没法继续下去了」



玲奈将自己的独特感受进行了说明。我在脑中整理了一下,然后继续问向玲奈。



「原来如此,那你对此能想到什么原因吗?」



「啊,嗯……算是能想出来……」



玲奈犹豫地点了点头。



她那极其尴尬的表情给我吓了一跳。



(怎么办才好呢……尽管这是演戏,但要是玲奈说出不喜欢或是和我接吻不行的话……)



在这几个月里,像这样每天两个人一起练习,在现场也能一起度过一段空闲时光,不久之前还让我造访她家——我切实感受到自己和她之间的距离缩短了。玲奈也有说过我是同龄段唯一一个交流起来不费力、在一起的时候会感觉到很开心的人。



我们又重新找回了和以前一样的青梅竹马的关系。



尽管我们没有交往,我也没有自信认为玲奈对自己抱有作为异性的好感。但要是玲奈当面说和我演吻戏无论如何都不行、都讨厌的话,我想自己肯定会一蹶不振吧。



「那、那个……别生气」



玲奈战战兢兢地说着。



在我脑海浮现出讨厌的想象的同时,我做了一次深呼吸,努力使自己的表情显得更柔和些。



「没关系,并没有生气哦。之前约定好的吧?有困惑和苦恼的事情可以来找我商量」



「谢谢你,海斗」



「所以,是有什么原因呢?」



「那、那个……」



玲奈支支吾吾地犹豫着,最终还是握紧了拳头,满脸通红地开口道。



「会、会觉得很羞耻!」



「……什么?」



这出乎意料的回答让我愣住了。



「前几天,不是说因为工作所以不觉得有什么吗,但是……我、我的初吻也还没有……你、你想!和喜……不对,和私底下关系很好的男孩子接吻什么的,不是会很紧张吗?脑子当然就会一片空白了。所、所以……」



「……玲奈」



「对、对不起。作为女演员有点不够格了呢……」



玲奈这样说道,然后软弱无力地缩了缩肩膀。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玲奈觉得和我演吻戏会感到羞耻,所以每次到接吻的前一刻,就会僵在那里。毕竟玲奈作为女演员,有非常高的职业素养,因此带入了个人情感而导致演不好的她,会感到很内疚也是理所当然的。不过,对于我来说,知道事情真相后反而对此感到很无语。



「呃,该怎么说呢……我很高兴哦」



「高兴?为、为什么?」



「因为,我以为你会说你无论如何都讨厌和我演吻戏,所以才演不好呢」



「那、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倒不如我很想和你……」



「嗯?」



「什、什么都没有!比起这个,你、你真的没生气吗?海斗」



这个问题让我耸了耸肩。



「根本找不到生气的理由哦,因为我和你一样」



在经验丰富的老牌演员中也有能把吻戏完全当作工作,对此毫无特殊感觉的人。虽然我认为这是值得学习的专业性,但别说是吻戏,就连接吻本身也是第一次的我们是不可能具备这种技巧的。



「因为我也非常在意和玲奈的吻戏。尽管那只是表演,但能和这么出色的美少女演吻戏,不紧张什么的,是不可能的吧?」



「海、海斗……你是这么想的吗?」



看着玲奈眨巴的眼睛,我才意识到自己失言了。



「啊,抱歉。是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吗?」



「没有哦,倒不如说我很高兴。如果只有我这么在意跟海斗的吻戏,而海斗却什么感觉都没有的话,那就太不甘心了」



「果、果然还是很在意啊……」



「嗯……因为对方不是其他人,而是海斗……」



进行着这样的对话,是因为不好意思么,我们下意识地将视线各自移开。令人感到尴尬的沉默支配着这片场所。终于,玲奈的一记咳嗽声打破了这份尴尬,她开口说道。



「那就言归正传吧……我并不是不喜欢和海斗演吻戏,也没有觉得海斗不行,单纯只是觉得这件事太过羞耻而导致每次演着演着角色就消失了」



「我明白了」



「所以,要是海斗来亲我的话,我想拍摄就没有问题了。昨天在家有尝试练习过,换我等着的话就可以拍下去了」



「由我来吗?那剧本不是也要变更了吗?」



为了做确认,我尝试性地问了问。玲奈点了点头。



「当然,还是得要和森田导演商量一下才行。不过,吻戏要能拍摄下去的话,远比完全拍不下去好得多吧」



「说的也是。那么这次就按照你说的方法来试一试吧。由于是剧本里没有的场景,这部分展开就只能靠即兴表演了」



玲奈对我的建议予以认同。于是我们当即就决定试一试。重新将镜头调整好后,我们便开始了表演。



虽然我还没有决定好该怎么表演,但玲奈完美地引导了我。



光坦率地将自己的这份喜欢告诉了明久,但是因为害怕听到答案,想要逃走。见状,明久抓住了光的手,在光想要说些搪塞的话糊弄过去时,明久封住了她的嘴、两人双唇重叠,回答了她自己的答案——故事就像这样进行。



我用双手抓着玲奈的肩膀,就这样将脸凑了过去。



玲奈闭着双眼,毫无防备地将自己的唇暴露给我。



(呜哇……这真是让我悸动不已啊……)



主动去亲吻玲奈远比等着被亲紧张个好几倍,我感受到自己因为羞耻,脸颊早已如火烧般通红。但是,我还是设法维持作为明久的演技,和玲奈拉近了距离。



两个人的鼻尖轻轻触碰,呼出的吐息已经近到能拍打对方的嘴唇。



要是再往前一点点,我就能轻而易举地夺走玲奈的唇。



此时,我心脏的跳动到达了顶峰,在此停顿几秒后又缓缓地将身体分开。在确认拉开了一定的距离后,我用力拍了拍手。



「cut!嗯,可以做到浅尝辄止」



玲奈眨了眨眼,然后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玲奈?」



「没事。在听到海斗喊cut之前,我一直都是作为星宫光来行动的」



「太好了。那样的话,就把剧本改一下,表演就不成问题了吧」



「嗯,是啊」



就在谈论表演的过程中,刚才的余韵还残留在我的脑海。一想到玲奈毫无防备地将嘴唇暴露在我眼前的样子,就感觉怪怪的。我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



「那、那么现在就来一起观看影像,然后试着调整动作吧」



「就这么办吧」



玲奈从迷你三脚架上取下手机,然后我们并排坐在长椅上观看起了影像。



为了仔细看清动作,我用了专门的软件将播放速度改成了0.5倍速观看,但是——作为上帝视角,想要客观地观察我们拍的吻戏,实在需要相当大的精神力呢。



「……太、太难为情了吧……这个」



「……是啊」



「怎、怎样?毕竟像这样进行分析是海斗最擅长的领域吧」



「果然,感觉两个人都表演得不太自然呢。比起从正面重叠嘴唇,我觉得还是稍微侧着脑袋来接吻的镜头效果会好一点。所以,这方面由我来做动作就好。玲奈的话,我觉得稍微把头抬起来,将视线对着这边会比较好」



「原来如此,我会试着做出改变,其他部分怎么样呢?」



「我看看……」



我们的肩膀紧挨在一起,一遍又一遍地播放视频。彼此根据对方的行为举止、抑扬顿挫提出建议。



这之后又重新拍了一次,提出了各种各样的建议。



本应该是一次认真的练习表演,但是——



像这样进行着对心脏不好的表演练习,人生中还是第一次。



随着铃声响起,结束了练习的我已经完全筋疲力尽了。



*



那天晚上,我和玲奈在拍摄结束后,就剧本能否更改吻戏一事去找了森田导演商谈。



由于那是四天后将要拍摄的场景,所以突然被要求更改剧本是一件很难办的事,对此我早已心知肚明。不过,那个部分并不算长、也没有除了我们以外的共演者参与,所以我认为还有商量的余地。



说明原委后,森田导演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水泽也会遇到这种事情」



「对不起,是我水平不够」



「我并没有在责怪你。倒不如说能在练习中察觉这件事,真是万幸啊」



这么说着的森田导演拿起放在一旁的第六话剧本。只见他哗啦啦翻阅的同时,嘴里继续说道。



「关于剧本更改这件事……要说有没有可能的话,还是有可能的」



「真的吗?」



「嗯。这么说来,在原本的初稿中,这个场景就是以明久主动亲吻展开的。虽然你们看到的这个剧本现在是这样的,但只要将以前的版本拿出来,剧本马上就能更改。不仅如此,演员和工作人员的日程也都没有影响,所以没有什么问题」



「太好了!这样的话就……」



听到这句话,我下意识地想将身子前倾,但被森田导演抢先一步,只见他左右挥动着手。



「先别急着道谢,我刚才的确说了有修改剧本的可能性,但这样修改到底好不好,又要另当别论了吧?」



「……是的」



「所以,从初稿到现在的完成稿,肯定有它的理由吧?天野,你懂的吧?来说说看吧」



「结合明久和光的性格,还有目前为止故事的走向。作为本剧最自然的光在无法将这份喜欢说出口后,毅然决然地决定通过接吻来传达这份心情,这个行为不仅暗示了光的成长,也对故事整体起到了重要作用」



「真是满分的回答,不愧是你」



森田导演满意地点了点头,继续说明。



「正如刚刚说的那样,修改剧本会给故事剧情带来负面效果。虽说如此,也在容许范围内。所以,该怎么做,还是交给你们来决定吧」



「交给我们吗?这样好吗?」



「没关系。离正式拍摄还有4天,要是水泽能有自信在这期间重新构建演技,那剧本就不用动。反过来讲,要是实在觉得困难的话,就修改剧本吧。时间紧迫,现在就做决定吧」



我和玲奈面面相觑。



对于森田导演的问题,我也不能马上给出答案。



非要说的话,我是想按照现在的剧本演下去。『初恋的季节』对我来说在各种意义上都属于特别的作品。我打心底想让它成为最棒的作品,正因如此,我不想对修改剧本一事妥协。



但是,这并不是我的问题,而是玲奈应该思考的。只要亲眼看看玲奈一起练习时的样子,就能明白四天时间对于她来说有多么困难。所以,要是玲奈说要修改剧本的话,我也没有意见——



「我明白了,剧本就按照这样继续吧」



「哈?可、可以吗?」



玲奈说的话和我想的完全相反。



剧本保持不动。



森田导演接受了玲奈的想法,将脸转向玲奈。



「哦?那也就是说,你能在四天内找到解决办法完成表演?」



「不,老实说我还没有方向。但我会尽全力想办法的」



「喂喂,你真的没问题吗?」



「实在担心的话,保险起见,我会将修改后的剧本也练好,这样就没问题了吧?」



「什么?看样子,你相当有干劲呢」



不同于表情略显惊讶的森田导演,玲奈的脸上洋溢着爽朗的笑容。



「当然了,对于我来说,这个作品可是特别的」



玲奈顿了顿,又继续缓缓说明。



「和天野君八年前立下的约定如今终于要开花结果,我们终于能像这样一起作为主演站在舞台上。我和天野君发过誓——一定会在这部作品上不遗余力,使它成为最棒的作品。所以,当知道修改剧本会给作品带来负面影响时,自然就不想修改了」



我感到心头一热。



刚才我的所思所想全都被玲奈化为言语,我能真切感受到,玲奈并不是说说而已,她是真的想要演好这部作品,为此不惜注入自己全部的心血,她的话里满是这样的信念。森田导演似乎也被玲奈的言语所感染,他点了点头。



「呵呵,既然水泽都讲到这份上了,那为了保险起见的剧本也就没必要了。在正式拍摄之前,好好努力完成吧」



「谢谢」



「另外,你能稍微和我详细说说为什么演不好吗?或许我能给你点建议」



「好、好的。」



跟向我说明时相同,玲奈对森田导演详细地诉说着来龙去脉。听了之后,导演沉思片刻,拍了拍手,开始翻包。



「原来如此……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有个好主意」



说话的同时,森田导演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



在这里面的是两张人气主题公园的双人门票



森田导演将信封递给了我,我一时之间没能理解他的意思,不知如何是好。



「这……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之前在宴会上bingo得到的奖品,现在送给你们了」



(译者注:ビンゴbingo:游戏就是一张5*5的纸,中间挖掉,一共24格,每格一个数字。然后主持人随机一个一个抽数字,将抽到数字就挖掉,最后如果挖掉的空格横着竖着斜着连成一条线的话,就算bingo,可以选择奖品)



森田导演顿了顿,继续进行说明。



「据我所知,要解决角色突然消失这个问题,除了加强对角色的塑造、对角色倾注更加强烈的感情外,别无他法。不过玲奈,你对于角色的塑造已经很牢固了吧」



「是……我做了最大限度的准备」



「那就去尝试做些非常规的事吧。第六话里不是明久和光去游乐园约会、然后在回家的路上kiss了么。实际上,你们也做出相同的行为、度过相同的时光,没准就能突然悟出点什么来」



「原来如此……」



我和玲奈一齐点了点头。



确实如导演所说,这也许会成为产生灵感的某种契机。演员为了塑造角色,在公园露营、和对方一同生活——在演艺圈,这样的事情放眼望去也算是司空见惯。



「而且就算没有起到效果,也可以很好地转换心情。明天是休息,反正你们平时也很忙,几乎没机会做高中生能做的那些事吧?离杀青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所以偶尔去玩一玩也是一件好事」



说到这里,森田导演耸了耸肩。



「嘛,至于去不去就是你们的自由了。另外,如果要去的话,别忘了要得到经纪人的许可」



然后,我们从导演那离开,回到了后台。



「我说……你觉得怎么做呢,海斗?」



玲奈向我抛来的话题仍然是关于刚才森田导演给出的建议。虽然得到了双人票,但离正式拍摄还有4天 ,我们也只有明天没有工作。也就是说,今天就必须决定好到底去不去。



「就交给你来决定吧。要是你想和平时一样练习一天的话,也可以」



「我……海斗愿意陪我的话,我想我就会去……」



玲奈害羞地说着话,像是为了掩盖掉什么一样,又马上补了一句。



「你、你想!我还是第一次在表演中遇到角色消失这种情况,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所以……我想试试导演的建议」



「是、是这样啊」



「而且……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和海斗两个人一起出去玩过……吧」



玲奈的话让我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确实正如玲奈所说。



从四月相会到现在已经过了几个月了,两个人却还没有单独去过什么地方玩。虽然每天都在学校和片场见面,也外出远景拍摄过,但私底下玩的恐怕只有那次去玲奈家观看首播了吧,这么一想,确实没有去过哪里玩。



(和玲奈两个人单独去主题公园啊……)



虽然此行的目的是塑造角色,但能在休息日玩上一整天,这个提案也太具有魅力了。光是想想就激动不已。



「好,那明天我们去吧」



「嗯!」



「不过……没有从经纪人那边得到许可,我们也去不了呐」



「啊,是这么一回事……」



玲奈的心情明显低落了下来。



我们是演员,尤其对于玲奈来说,她的私生活受着严格管理。之前一起看首播的事情也是提前报告过的。那个时候因为在室内,周围也没人才得以同意。但这次,我不认为她们会轻易同意让我们两个人单独去人多嘈杂的主题公园。



「嘛啊,只能姑且不抱希望地去谈一谈」



「嗯……」



「要是跟她们说是为了塑造角色的话,也许她们会同意哦。实际上,也是森田导演给出的建议,毕竟还得到了门票」



「说的是啊,就这么办吧」



我和玲奈在工作结束后,被车送回了家里。



因为今天和导演有表演上的事情要商量,所以在拍摄结束后请他呆了一会。森田导演走后,我和玲奈赶忙拿出手机联系了各自的经纪人,希望她们能赶紧来一趟后台。就这样拜托了对方。



不一会儿,有希小姐就和花梨小姐同时到了。



「辛苦了,那就回去吧,天野君」



「抱歉,我和姐姐喝茶喝得有点晚了」



换作平时,我会马上收拾东西离开后台。但这次不同,我站了起来,一脸神秘兮兮地开口道。



「抱歉,其实我有事和二位商量一下」



「有事?怎么了?」



「对我们两个说吗?」



「是的。实际上要说的内容和刚才与森田导演商量的东西也有关系……」



我直接切入主题,大致说明了情况。



玲奈在第六话接近最后部分的吻戏中出现了角色消失的问题,经过和森田导演的讨论,我们决定为了塑造角色去主题公园。我尽可能着重强调了塑造角色这个事情。



「原来如此。总而言之,就是两个人想去约会对吧?」



「哪里总而言之了啊!没听懂我说的吗?」



「就算你这么说,在放假的时候两个人去主题公园,不管怎么想这都是约会吧?」



「确实是这样,但是……姑且,我们的目的还是塑造角色……」



我还在想方设法进行辩解,但情况不容乐观。



我做好了被拒绝的心理准备,但两个人一脸无所谓的反应着实出乎我意料



「好嘛,那你就去呗」



「倒不如说事到如今了才说这事,我还以为你会更早点告诉我呢」



「……诶?」



我们眨巴着眼睛。



「可、可以吗?」



「对我来讲,并没有什么理由反对你」



「我也一样。虽然水泽是我们的看板女演员,我也对她的人际交往在一定程度上感到担心。但天野同学的话,我认为值得信赖」



「不过,主题公园啊。果然人太多了还是会有点担心的」



有希小姐和花梨小姐彼此对了一下眼神,脸上浮现出些许烦恼,用手抵着下巴。



「多亏了你们两个在电视上公开了青梅竹马的关系,工作人员也有提到发在SNS节目官号上的花絮取得了热烈的反响。所以,在街上逛逛是不成问题的,至于去主题公园……而且还是两个去」



「正如姐姐所说,要是被拍成照片挂在SNS上就麻烦了。就算说一起去是为了角色塑造,我想也不会有人相信吧」



「果然还是不行吗?」



「不,我可没说不行。不过需要你们好好乔装一番,将自己的真实身份隐藏起来」



对于玲奈提出的问题,花梨小姐这样回答道。



有希小姐也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见状,玲奈歪着脑袋说道。



「变装的话,像平时那样戴上帽子、墨镜、口罩不就行了吗?」



「不,这样只会更引人注目吧?」



「确实……要是在主题公园里有这样的人,会更引人注目……」



对于我的吐槽,玲奈抱起了自己的脑袋。有希小姐则从包里取出平板电脑,开始在上面操作些什么。不一会儿,她停下了手上的活,将屏幕转向我们。



「那样的话,使用这些道具会好点哦」



「嗯?这是……」



「是官方出的周边哦。卡通形象的帽子、耳朵形象的发箍、同款墨镜再加上印有卡通形象嘴部的口罩——我想只要戴上这些,就不仅可以遮住脸部也能很好地融入游客之中」



「原来如此!」



我轻轻拍了拍手。确实,如果是官方出的帽子、墨镜和口罩,那一定会有很多游客戴吧。这样的话我们就能很自然地融入进去。



而且这么做,我们也会更有兴致,玩得更开心,这点是毫无疑问的。难得的主题公园一日游要是进行那样死板的变装多多少少都会有些难受。但,用上这身装扮就不一样了,倒不如说还会在享受主题公园的同时感到很开心吧。



「离公园最近的车站好像就有专门店。因为早上八点就开了,去那边买完东西再去公园应该比较好」



「啊,那真是太好了!」



花梨小姐似乎有调查过那附近,给我们提供了十分有用的情报。



多亏了她,总觉得我们也能好好地构思明天的计划了。



「谢谢你们,有希小姐和花梨小姐」



「谢谢你们」



「嗯,玩得开心哦」



「请记得给我带点礼物」



随后我们便解散了,有希小姐开车将我送回了家。



*



今夜入睡前,我们打着视频电话,讨论着明天的游园计划。



「尽可能选择和剧本上一样的路线会比较好吧?不过,剧本上几乎没有描写他们在游乐场玩了什么……」



『我只知道他们一开始玩了云霄飞车。对了,在回去的时候,他们有抱着礼物袋,应该是去了什么地方买东西』



「没错,两个人都抱着礼物袋,那袋子还蛮大的。要是那个大小的话,在玩的过程中买不就变成负担了吗?所以还是回去的时候顺路买比较自然吧」



『要是那样的话,就变成了早上去坐云霄飞车,回家的时候买礼物,夜幕降临的时候回家,这之后就没有交代了』



和玲奈再次相会以来,这是第一次两个人一起出去玩,对于这一事实让我不由得感到喜不自禁。不过此行最重要的目的还是给玲奈的角色塑造作参考。所以,我们尽可能地在还原明久和光的行动。



话虽如此,前些天演的游乐园,给到的戏份在电视上只占短短几十秒。关于他们两个度过的八个小时时光也几乎被省略。因此,这些内容就只能靠推测来填补。这也算是自由度相当高的一次游玩吧。



「然后就是关于有希小姐说的变装……虽然在离公园最近的车站的专卖店买比较好,但我们集合还是定在其他地方比较好。专卖店也分开去吧,打个时间差」



『既然好不容易去一次,我们互相给对方挑选周边怎么样!』



「好啊!不过……别选奇怪的东西哦」



『放心吧。我会选择合适海斗戴的东西。不过那样的话,我不仅想买能遮挡脸部的周边,还想买T恤呢』



「那样的话就得找个地方换衣服了,但是从车站到公园的这段路上人会相当多。要不要在稍微远点的地方找个更衣室?」



『那就八点半,各自买完东西后在什么地方集合吧。这附近怎么样?我现在把位置发给你』



「好,就这样吧。趁着现在还有时间我去看看有没有适合玲奈的装饰」



带着这种感觉,我们就像这样一起制定着计划,度过了一段非常快乐的时光。



都说在旅行前决定旅程的时光是最快乐的,毫无疑问我现在就是这种感觉。



而且,两个人一起行动,还要向周边人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总觉得这种感觉很特别,意识到这点后心情也会变得很激动。当然,对于习惯了这种事的人来说,也许会觉得不自在、甚至感到费劲。但对我来说,和女孩子出门什么的还是第一次,更别提像这样两个人共享秘密还会有种紧张刺激的感觉。



『呵呵……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心情非常高兴激动。总感觉我们是在偷偷约会呢』



玲奈掷下了这句话。



当约会二字从玲奈嘴里飞出时,握着的手机差点从我手中脱落。看见我的反应,玲奈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脸上迅速泛起潮红,小手赶忙遮住嘴巴。



『刚、刚刚只是我打个比方而已!!明、明天的目的还是为了给我的角色塑造作参考!』



「嗯,我当然知道哦。一起加油吧」



『真是的,都怪花梨小姐说了奇怪的话……』



玲奈鼓起脸颊这么说道。



这之后,我们兴致勃勃地聊起明天想要坐的交通工具,想要去的店,一直聊到了夜深。



到了第二天。



我们各自在车站前的专卖店里挑选了商品,然后到了说好的约定地点集合。在更衣室将衣服替换好后,我便在外面等候。不一会儿,玲奈的身姿映入我眼前。



「久等了!」



「哇,不错啊玲奈!很适合你哦」



总觉得这个名字叫作皮皮的兔子角色很适合玲奈的形象,所以我挑选了很多关于它的周边。



兔耳形的发箍、皮皮样式的口罩再搭配一件印有皮皮兔的白色T恤。由于没有和角色同款的墨镜,所以我挑选的是一副红色边框的心形墨镜。



玲奈的脸部被完美地遮挡住,因此从旁人的视角来看,应该察觉不出她的真实身份。说是这么说,可就算是这样也掩盖不住她曼妙的身姿和气质。玲奈不断散发出的光芒让来往的行人不由自主地想要立足于此。



「海斗也很适合呢!太可爱了!」



看到我样子的玲奈也天真无邪地高兴起来。



「可爱吗?这算是在夸奖我吗?」



「当然是夸奖了!海斗这身真是太棒了!」



顺便一提,玲奈给我挑了很多关于宝贝熊的周边。发箍、口罩,墨镜一应俱全。拿到的T恤上也印有许多人气卡通角色,并且宝贝熊的熊掌手套此时正戴在我手上。



玲奈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高兴地向我提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