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新的退学者(2 / 2)

「把这份不甘心带到下次特别考试就行了」



「是的呢……就这么做吧」



「我接下来要去看看龙园班的状况。你怎么说?」



「……今天先回去了。我可没自信乖乖听他嘲讽」



确实,得意的龙园会上嘴脸,这是完全有可能的。



2.



为了确认正在狂欢的龙园班状况,当我走近D班时,看到了日和的身影。



她似乎是正站在窗边看楼下。



日和的表情并不是往日那种柔和的笑容,而是带着一种僵硬的感觉。



感受到违和感的我静静地走了过去,一并从窗外看向楼下。



从那里可以看到龙园和他的几个跟班。



石崎开心地手舞足蹈,又蹦又跳,非常显眼。



还有就是毫不注意自己夸张的动作,大步流星地往榉树购物中心方向走去的葛城。一瞬间露出的侧脸,也是一如既往的坚定和严肃。



「现在,是品尝胜利美酒的时刻吧?」



今天在榉树购物中心狂欢一顿也没什么奇怪的。



「是这样的呢」



日和用自然的语气附和着我的发言。



「你不去可以吗?」



「虽然有邀请我,但今天还是拒绝了」



009



「为什么?」



「因为总感觉没有那个心情去庆祝,可能是这样吧」



欢声笑语学生中,只有日和完全没露出笑容吧。



「看到今天龙园君的战斗和思考方式——我心里感觉有点不安」



「在别人都不看好的情况下拿到了第一。我觉得这是最好的成果了」



「结果而言是这样。但是……」



日和一度犹豫要不要说出口,隔了几秒后继续说道。



「这种战斗方式,在今后依旧能取得胜利吗?我对此留有疑问」



「因为这种方法并不能说是正攻法吧。班级从实力上来说,还是停滞不前」



虽然龙园个人靠奇策来赌博的能力得到了锻炼,但也仅此而已。



「这次闯过的关卡,并不能为下次的获胜进行积淀。不是说我想输掉,可我们失去了一个贵重的成长机会」



「可能吧」



不过为此可能必须要流下新的血液。



「我们为了升上A班所必须的拼图,同时也是给我们造成障碍的拼图。真是麻烦呢」



日和清楚自己班级明确的弱点。



正因为有龙园的存在,才有了那份强大。



但另一面,也包含着因龙园的存在所产生的弱点。



「有能注意到这点的学生存在的话,还有希望」



虽然想再稍微采访一下胜利者,但我并不想追根究底地去打扰日和。



看起来令人担心的她,走向了图书馆,并邀请我一起去。不过今天我拒绝了。



因为想去看看一之濑和坂柳班的情况。



一之濑班,不知是好是坏,和平常的状态相比没什么变化。除了避免垫底这种理所当然的事,还把淘汰者控制在0人,真是个扎扎实实的保险措施。虽然这种“谁也不抛弃不放弃”的战斗方式存在特定的风险,从结果上来看,最终以第二名收场。



看穿了堀北的企图,特意在上半场制造5名淘汰边缘者,以此进行周旋。然后在很早的阶段就进行交涉,下半场与龙园合作,让淘汰者为0。更进一步的是,她还对堀北出手相助,将坂柳沉入了湖底。



可以说,作为夹在中间的班级,她采取了最佳行动。



3.



放学后,时间已经过了下午5点。因2年级进行了特别考试,今天社团活动中止,留在校内的学生寥寥无几。



坂柳坐在还没搬走的神室的座位上,静静地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



终于到了约定的时间,教室的门打开了。



「等候多时了哦,桥本君」



「特地挑这种场所,而且还是两人单独会面,你在想什么?」



「反省会」



「那么,可能会变得有点可怕呢」



「这次特别考试的结果,非常遗憾。是我的失策」



「确实很遗憾,但没有人会责备公主吧。不管怎么想都是因为班级的情报泄露给了龙园了」



桥本走进来,将手轻轻放在神室的桌子上,环视着教室。



「因为叛徒的缘故,小真澄——小神室要退学了。不可饶恕啊」



「我还以为桥本君是个自己过好就行,其他谁退学也不在意的人」



「怎么说都当了两年同伴,我也会生气的哦」



「是啊。但你觉得班级的情报是怎么泄露的?」



像是在征求意见一样,坂柳向桥本问道。



「正常想的话就是手机泄露情报之类的。简单又有效」



「同感」



「那么,为什么在森下发言的时候不马上采取对策呢?」



「对策是什么?没收全员的手机之类的吗?」



「是啊。那样一来就可以在伤口尚浅之时把问题解决了吧?」



「叛徒也不是笨蛋。应该会拟定一到两个对策。我判断如果盲目开始寻找犯人,反而会更加混乱」



「也就是提前预见并静观其变吗,真是只有公主才能做出的指挥啊」



桥本慢慢地走过桌子间的走道,走到讲台后回过头来。



「……话虽如此,公主,就算是抽签的结果,你不会因为抛弃掉神室而感到心痛吗?」



「心痛?」



「你们关系不错吧。换成我的话,就算自己打脸,也要让鸟羽之类的人退学吧」



「没这回事哦。她并不是什么特别的存在」



「怎么说也都在这两年患难与共了,你依旧不动如山,真是强大啊。我还挺喜欢小神室的,不会轻易丢弃她呢」



桥本在远处回答,表情中也确实带着一丝复杂的情感。



「你觉得导致真澄同学退学的叛徒是谁?」



「净是问题呢。很不幸我并没有头绪。公主有什么头绪吗?」



坂柳带着微笑,静静地拉开椅子,拄起拐杖站了起来。



然后示意桥本来自己身边。



010



桥本听命离开讲台,回到了坂柳面前。



「是你吧,桥本君,那个把内部情报泄露出去的叛徒」



被这样询问后,桥本挠了挠头,重重地叹了口气。



「被叫来时就料到你会说这些了。毕竟我被怀疑也是在情理之中。公主大人这个情报通应该也知道吧,我一直在探索转到其他班的方法。我承自己是个左右逢源的人。但是啊,现在好不容易呆在A班,你觉得我有可能会去做让班级地位下降的事吗?怎么想都很奇怪吧」



一边表明自己被怀疑也是无可奈何的,一边进行着强力反驳。



「是啊,一般来说是这回事。连我都不觉得你有什么露骨的背叛行为」



A班学生自发做出让人难以理解的,威胁到自己的行动,一般来说很难想象。



即使像坂柳这种细致入微的人,也不可能把同伴的背叛都考虑到战况的一环里。



「我不会做让班级沦陷的事啊。看起来像是要背叛的人结果真的背叛了,怎么可能有这回事」



桥本辩驳道,正因为他知道自己最容易被怀疑,所以才不会背叛。



「我会帮忙找叛徒。在此之上,我也会证明自己的清白」



「那么,就马上请你帮忙吧」



坂柳拿出自己的手机,轻轻放在了神室的桌上。



屏幕上显示着在榉树购物中心和龙园走在一块的桥本的身影。



「在这次特别考试前,你和他有接触过吧」



「这是龙园单方面过来跟我接触的。我只是被他强行拉过去而已啊」



桥本辩解说自己也不想跟着一起走的。



「真是的,谁拍的啊?难不成是公主大人饲养的那个山村?」



不仅没等坂柳反驳,反而像回击一样反问。



「演戏就到此为止了吧?」



坂柳依旧用一成不变的语气对矢口否定的桥本说道。



「看来我再怎么辩解都不会被相信呢」



「你要是想继续狡辩的话,能让我看看手机记录吗?」



面对“辩解”一词,用“狡辩”进行回话,从这也能看出坂柳疑心重重。



「如果这样能证明我是清白的,你就能满意了吗?」



「不好说呢。我觉得有试一试的价值」



「确实,在考试中传递情报,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把手机保持通话状态,或者偷偷聊天,发邮件。所以留下类似记录的人就是叛徒。但这样好吗?如果查了我的手机结果什么都没查到,我也会要求你做出相应的谢罪哦」



都被怀疑到这个地步上了,可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解决的,桥本这样强硬地回击道。



「若是我怀疑错了,就应你的愿便是。但我要看的不是你的通话记录或聊天记录。这种东西可以很简单删掉吧」



放学后,桥本有很长时间是独自一人。



删除那些记录小菜一碟。



「那为什么说想查记录呢?」



「我想让你给我过目的,虽然说也是记录,但是是个人点数的使用记录」



说到这地步,你承认了吗?



面对坂柳的话语,桥本哑口无言。



「你虽然看起来大大咧咧,可实则非常谨慎。就算跟龙园联手,也无法保证他不会设下陷阱坑你。如果你被淘汰,你也会承担退学的风险。虽然可以为了自保而去签订书面形式的契约,但那样会留下物证,这是你想极力避免出现的东西。如此一来,收取大量个人点数作为保证金,就不足为奇了呢。履行约定就全额退还。没履行约定就把个人点数独吞。用这种方法,除非碰到特殊情况,否则彼此都不会背叛对方了吧?」



桥本握紧掏出的手机,脸上露出苦笑。



「——真是的。果然没那么简单啊。我承认了,投降啦投降」



坂柳的推断正中红心。龙园从同班同学那收集到大量个人点数暂时及存在桥本这。这是为了桥本为了防止自己淘汰的,以防万一的保险。



「用多少钱买通了你?」



「情报费并不高。50万左右吧」



「这还真是个便宜的背叛价格啊」



「因为我就要了这么点。虽然也有个人点数的因素,但我不缺钱,这并不是我背叛的原因」



桥本强调个人点数并不是自己的主要目的。



一般情况下,都会马上追问真正的目的是什么,但坂柳不会这么做。



因为,她对背叛的原因一清二楚。



「应该对让你背叛的龙园君加以称赞吗?」



「别搞笑了。我是自愿去找他商量这次的事。龙园是一个豪不讨厌背叛,只要有利益就会毫不犹豫地接受的家伙,所以我选择了他,给他提供情报。堀北和一之濑就不会做这种事吧」



「就算说自己要作为内线去给其他班提供情报,其他班的领导人接不接受都还是个问题呢。能轻易同意的只有他了吧」



「对。所以今天的特别考试,我有3分之2的几率赌对」



桥本表示,如果在特别考试中和龙园班处于对角线的位置,不能进行互相的攻防,那也不会强行出手,而是决定束手旁观。



如果是这样的话,情况将会大幅改变吧。



可能最终排名就是上半场的排名了。



「难道你不想骂我几句吗?」



「我不是教师。我并没有把你引入正途的想法」



桥本耸了耸肩,把手机放回口袋。



「难道不应该至少对我一个人进行搜身吗?」



「那没有意义呢。桥本君的手机并没有泄露任何不当信息吧?用自己的手机进行间谍行动,实在是太危险了。那样的话,你应该就会从其他班的学生那里借手机,然后偷偷藏在教室的某个地方吧?」



「竟然都看穿到这个地步了啊」



「就算你试图考验我,也没有任何好处哦」



桥本原打算进行一些回击的,但马上被反将一军。



正如坂柳指出的那样,如果怀疑到他头上,他打算毫不犹豫地交出自己的手机。



那时,就算把在场全员的手机都查一遍,也找不到任何证据。



坂柳知道这就是在浪费时间,所以很早便作出决定,与其这么做不如继续专注于防守。周围的人会感到着急,只是因为单纯没理解状况罢了。



「虽然隐藏手机的场所仅限于教室内,但全力寻找也要耗费时间和精力。然后如果走廊上混着间谍之类的,再有人装成一无所知的样子制造骚乱。那么趁乱将手机强行送出去,毁灭证据,也是有可能的呢」



腿脚不便的坂柳并不能敏捷地抓捕现行犯。



如果看到坂柳对神室或者鬼头交头接耳,桥本也会马上意识到吧。



「特别考试结束,准备回家的时候,你和并不亲密的吉田君一起走出教室的吧。藏在他书包里了吗?」



「哇,被公主大人看得一清二楚啊。果然因为我最可疑的吗」



「回顾你最近的发言,就能找到解释这一切的要素」



「但是为什么?只要我到达教室的一瞬间,说让我给你看看个人点数的记录就可以了,为什么要花时间做这种像是在劝我自首的事情呢?」



桥本出现在教室后,坂柳并没有马上质问他。



还没下判断的话,那另当别论,可坂柳明显是有把握的。



「这是对叛徒的仁慈哦。包括在考试中没这样做」



正因为是坂柳,所以给了他两次直白的机会。



让他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表示反省,并绝不再犯。



「很遗憾,你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和其他班级接触,投机取巧,谋划转班。只是玩这点火的话我还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这次你越线了」



「是啊。对于大多数的特别考试来说,『被同伴背刺』是个致命伤。班级是一个命运共同体。所以即使有不满,有不遵从指令,也绝不会背叛。这不光直接对班级不利,也对自己不利」



所以即便学生有所不满,也会尽可能地克制自己,忍耐一天是一天。



「你越过了那条不可逾越的线呢」



「我不否定」



面对坂柳,桥本毫无怯意地承认了这个事实。



「周围人可能无法理解吧。坑害A班到底有什么好处之类的。不,不是这样,这个班级本来就没有胜算。就算我不背叛,将来也一定会掉到B班或以下。所以我就算背叛,也要创造出胜算」



「也就是用属于你的方式去战斗」



「我也很痛苦啊。但是,通过这次特别考试来发出警告,实在是太有吸引力了。丢掉的班级点数并不会令人绝望。淘汰者什么的也不过是舍弃那些没有实力的家伙罢了。我觉得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我并不想坑害这个班级。我是想让这个班级获胜,才临时背叛的」



「与其说你早就有被发现的觉悟。不如说被发现也是计划的一环吧」



「没想到在今天之内就被发现了啊」



他觉得这会出现在全班集会或者相似的情景。



桥本原本想着可以的话要避免被逼到这种两人独处的境地。



「在注意到我背叛的那一刻,理由什么的早就清楚了吧?」



「正因如此我才安排在这里会面」



将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也要做出豪赌,这个理由是。



「如果不这么做,你就不会认真地听取意见吧。寒假的尾声我多次向公主进言了哦,把绫小路挖到我们班来」



「嗯。你那满腔热血的话语都让我听烦了呢」



对绫小路的挖角和对班级的背叛行为。



其他学生就算听到这些,也不会将它们联系起来。只会歪着脑袋,无法理解。



但桥本对坂柳有栖的本质和性格非常了解。



「即便这次班级点数丢失了,自己背叛了,退学者出现了——我判断这些都无所谓。就算硬来,我也要让你把话听进去。我是在这样的觉悟之下作出的决定」



并不是结束,而是开始。



这是在威胁,在坂柳下令挖角绫小路之前,无论多少次都会背叛。



「你看来真心认为,我无法带领大家A班毕业呢」



「公主很优秀,这点我承认。但我也确信,在不久的将来,你无法阻挡绫小路班的突飞猛进。在某个时刻,A班和B班的地位将会逆转,而我们并没有反击的机会。也就是说我们现在的位置不过是海市蜃楼而已」



然后,桥本继续激情演说。



「为了作为A班毕业,胜率最高的策略就是公主和绫小路同班。那样的话,一个坚如磐石,战无不胜的班级就诞生了」



「果然这种发言没有让众人听到是正确的呢」



「不承认吗?我觉得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



「无法承认呢」



「不好意思,绫小路毫无疑问就是这个学年最强的——」



「你到底知道绫小路君的什么就在这里大放厥词!」



“咚!”地一下,拐杖的前端重重地敲在了地板上。



「……!」



至今为止都保持平静的坂柳,毫无疑问散发着怒气。



「看来桥本君你是真的迷上他了啊,你没意识到自己是在盲目地相信他吗?」



体态幼小的坂柳散发出异样的魄力,将桥本压制住了。



「被别人说自己不是第一名,所以生气了?」



确实,坂柳愤怒了。



但这不是因为别人判断绫小路比自己更优秀。



而是因为眼前的男人因一己私利而深深地迷上了绫小路,这无法饶恕。



连绫小路的出身都不知道的凡夫俗子,有什么资格在这说三道四的。



「放下自尊,把绫小路挖过来吧。他被龙园笼络的话那才是最糟糕的」



「龙园君挖角绫小路君的可能性为0。如果绫小路君真有你所评价的能力,那龙园君就会一直把他当做应该直接打倒的敌人来看待」



「现在可能如此。可真陷入了无法战胜的境地了呢?一直保持敌对,就无法升上A班,这样一来想法会不会改——」



「不会改变哦。无论我还是龙园君,都渴望和强敌战斗。对作为A班毕业这块,基本上没有什么执念」



听到这句话后,桥本闭上眼睛,叹了口气。



他意识到自己的发言是错的。这也是坂柳露出了至今为止都没出现过的态度的原因。



也就是说,坂柳在桥本意识到的很久以前,就对绫小路高度评价。



于此同时,这也证实了,绫小路的实力毫无疑问是货真价实的。



「可能我就是不喜欢你这点吧。刚入学时,直觉告诉我,你或者龙园将成为引领班级从A班毕业的领导者。只是,我一直有一种奇怪的违和感,怎么抹都抹不掉。现在我清楚了。这是因为,你们对于从A班毕业,根本没有真正的热情」



只是战胜了对手,从结果上变成了A班而已。



如果能找到比成为A班更优先的事,那就会淡然地放弃成为A班。



「另一方面,堀北和一之濑对此充满热情。真是不可思议啊。不能取胜,没有实力的班级对此热情满满,而有实力取胜的班级却没有热情。如果绫小路和公主组队,那就不关热情这种狗屁玩意儿的事了。一个毫无悬念会胜利的班级就此诞生」



坂柳冷漠地看着自以为是的桥本,说道。



「我理解你想说的,把绫小路挖到自己班来,是胜利的绝对条件。但若是如此,你赢得考试拿下转班券,转到执着于升上A班的堀北同学的班级,也就是他所在的班级,难道不是最简单且稳妥的方法吗?」



「我有可能做得到吗?」



「当然有可能。你想转班的话,以后有机会拿到转班券的话,求我让给你的话,我也会很高兴地答应你的请求,把转班券让给你吧」



「那我还真做了件错事呢」



故意装作一副懊悔的样子,但坂柳马上就看穿了。



「别开玩笑了。真有那种情况,你肯定不会接受转班券的吧」



「……为什么?」



「你的真实想法我看得一清二楚。就算将来的事还不确定,现在你还不可能舍弃A班的位置。不过绫小路君很恐怖。你想转班,但转到B班以后什么保证都没有。所以转班券之类的起不到作用。自己转班不了,那只能让别人转班了」



随意且频繁转班的学生,很难获得信任。



获取下一张转班券的难度,会远比现在的高。



万一出现意外,就没有逃离沉船的手段了。



「今后,我不打算让身为叛徒的你留在这个班级。到了这一步,就算想逃你也逃不掉了哦。你或许觉得可以用属于自己的方式跟周围交涉,但桥本君,你并没有2000万的价值。谁也不会真心捞你一把。就算你想拿到转班券,只要我还支配着A班,就绝不会让你拿到。当然,我也不会去挖角绫小路君」



换而言之,桥本现在四面楚歌。



但是他不会退缩。从决定背叛的那一刻开始,桥本就以坚定的意志前进至今。



「本以为你至少能听进去一次的,看来没辙啊。我会接着做类似的事哦。我一定会让公主接受意见,把绫小路挖过来」



这是桥本的豪赌。



如果再次出现从班级里挑一个人退学的事件,他毫无疑问会陷入绝境。



但如果没有这种事件,就无法轻易逼迫桥本退学。



「并不只有特别考试能用来退学你。懂吗?」



「说到底,你还是没听进去吗?那么——最坏的情况,我只能让公主退学了。然后我会支配A班,把绫小路挖过来」



对于这种彻底撕破脸皮的发言,坂柳送上了干巴巴的掌声。



「真会说呢。这是桥本君今天今天的发言里,最闪耀的台词。你想把我退学,我很欢迎。请试试看吧」



班级内的完全决裂。



直到一方失败为止都不会出现结果的战斗开始了。